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永不熄灭的灯(外一篇·家园)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近代诗词

◎永不熄灭的灯

路上的行人已渐渐稀少,马路两边的路灯,把路面照成了暗红色。身后拖着我长长的影子,像我活动的思绪不停地游离着,一阵清风吹来说不出的清爽,望着明亮皎洁的月光和满天的星辰,心中一阵窃喜,转眼已到了深秋,忙碌了一天的我终于解脱了,轻松跃上了整个心头,快到家了,我想母亲该睡了吧!婚后几年都沒有在家睡过,沒想到现在和丈夫争吵又住了回来,有的是难言、无奈和愧疚。

曾经年少的我,为了一个幼稚,为了一个不忍,便抛弃了恩养我数十载的家,痛别了恩宠我的父母,踏上了望月思乡,低头思亲的远方。所有的痛在痛过之后才明白,所有的泪在流过之后才在心里落下,想到母亲曾为我深夜不眠而焦虑,曾为身在异乡而忧虑,我的心象月光一样碎落了一地。止住狂想的冲动,不再哀怨路已走出来了,眼前立刻出现母亲瘦弱的身躯在风中摇曳。仰天长叹,吞下了所有的辛酸和泪水。

早上我出门时便对母亲说你晚上不用等我,我回来叫你就行了。抬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母亲已经可能睡下,可我走进熟悉的胡同时,我看到一个窗口,一个亮着灯的窗口,所有的窗口都是黑的,唯有它闪出微弱的亮光,却是那么的熟悉和明亮,就象黑暗里一盏指路灯竞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温暧。那便是我家,我熟悉的窗口,几年前还是我在家的时候,每次上夜班回来,它总是亮着,为我照亮回家的路,使我不再害怕,如今它再次为我亮起,一阵心酸涌上心头!

到了家门口,轻轻一叫,母亲便开了门,屋里还开着电视,我边推车,边对母亲说不是不让你等我吗,说话间却不敢看向母亲,怕不争气的眼泪溢出。母亲说时间还早,我怕睡着了你回来害怕叫不开门,索性等你。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睛有些模糊,一阵阵酸涩从喉咙咽下!去冼漱了一下,便和母亲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心不在焉,心里想着什么,母亲却絮絮叨叨地给我讲电视,因为她没有文化,听得我很费劲,东一句,西一句,听得我一头雾水,好半天才明白,原来剧中主人公和丈夫争吵,丈夫去了外国,自己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都是她母亲帮忙料理。母亲还在讲着,我却一句听不进去,哽咽在喉,不敢正视母亲。望着她微颤的身躯,满脸的皱纹像盛开的桃花,只怕我委屈会再哭泣,只觉得心里赌得慌,多少年对母亲的思念和伤害,如刺哽在喉,多想对母亲说声对不起,却又怕惊起她的痛处。如果有来生,我不会再离开她,不会惹她生气。几年来,忙于家庭经营疏忽对母亲的照顾,还总是惹她牵肠挂肚,几十年来母亲对我照顾一直细心有加,想着那些过往我怎能不潸然泪下,心里默念这就是母爱!那种爱就象一串风铃永远摇曳在风中,呼唤着子女。

想起窗口的灯光,母爱就象一盏灯永不熄灭的灯,永远亮着!无论我们走多久、多远,那盏灯总在窗口亮着,为儿女点亮回家的路!

◎月季花又开

春天来了,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妈妈也从爸爸去世的阴影中渐渐的走了出来。我的心也从一种悲伤中转移到另一种悲哀中。痛,再一次袭击我,少了父亲的牵挂,我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心里储存太久的压抑总想找一个出口释放出来,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去找份工作,一来可以维持生活,二来可以缓解心情。因为这次命运对家的宣判,我又以失败告终。无所适从的我欲哭无泪,欲诉无言。带着一种求释放的心情踏上求职之路。

我开始留意各种招聘广告。因为我做过广告还是知道这种方法很有效的。每天查阅各类招聘报纸,终于在一份报纸找到一则应聘启示。一家煤化企业招收化验员。看到后我心一动,化验员,那不是我的老本行吗?心里便多出几分自信。只是不知道在哪里,什么条件,心里又没底了。这天哥哥来看妈妈,跟哥哥提起此事,哥哥说这是他原来工作的地方,很早的时候跟我提起过,还想让我去哪里上班,只是因为我脱不开才放下了。哥哥说:你去看看吧,应该没问题,你本来就是做化验的。听了哥哥的话便多了几分自信,哥哥还说抽个时间一起过去看看,那儿离我们家又不是太远。我又和妈妈商量了一下,妈妈说:你想去就去吧,不用担心我,我还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总不能老是拖累你吧。我笑着对妈妈说,你说什么话啊?哪里拖累我了。我上班你还得做饭我吃呢!说着抱起妈妈转了一圈,妈妈脸上荡起的波纹像湖水一样清澈。放下妈妈我骄傲地说“我要去应聘。”

因为应聘都是周一工作日好找人。所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一下午,来到了这家煤化工企业。顺利地通过了保安的允许,来到人力资源部。经理是一位没我大的女职员。我向她说明了来意。她看了看我的身份证说”年龄大了点。“我说不是招化验员吗?我做化验十几年了。她像我解释道。我们是找化验员,可是你年龄有点超,又看我简历说专业也不是太对口。我急忙说化验都是有连通的,虽然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但我容易懂。只要稍加提示就可以胜任了。她笑着对我说:“不是我不通过而是公司有规定。年龄大,把你培养出来了,眼力又不行了。我们的化验对眼要求很高的。”听了他的话,我的自信马上变成了泄了气的皮球。我不再多说,转身向外走,这时又听到她叫我。我转过身来疑惑着望着她,她脸上带着歉意对我说我这里还需要一名保洁你可以考虑吗?我心里嘀咕着保洁,化验员,一落千丈。我才不会干的,怎么也觉得降低身份。可我没有马上拒绝,出于礼貌我微笑着说:我考虑考虑吧。走出公司一路闷闷不乐的,“我老了吗?真老了?”纠结的心缠绕着我的思绪。不行,不能放弃,一定得继续找工作。每找一份工作总感觉不合适,不是离家远了,就是工作时间不合意。心情很是不爽。正好姐姐来了,和姐说此事,姐姐说那有什么了,只是一份工作给钱就行,管它好看难看的。妈妈也在一边附和着说。听了他们的话思想来了个大转弯,对,什么好看难看的。干!于是又打了电话答应了,我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保洁工。

来到厂里,才知道和我一起工作的,还有一位比我小的一同事,我们属于综合办管。主要工作就是大院和办公楼打扫。我们两个配合的非常好。整天形影不离,办公楼和大院洒遍了我们的足迹。老总肯定了我们的成绩,员工们对我们也很友好,看到我们笑脸相迎,那段日子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我们每天快乐地穿梭在大院,时而浇花,时而修枝剪草。我们快乐在阳光里,笑在春风里。碧柳荡春风,桃花笑多情。月季花娇艳。记得每到冬季来临时,督查(负责人)都会让我们把月季剪掉枝,把根埋起来。他说这样就不会把根冻死,明年开春便于月季的生长。我最不爱这项工作,可无奈啊,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可当我欣赏着朵朵月季花开的时候,怨言又没了,因为那红红的花朵让我觉得值的付出。随着新厂的建好,督查走了,人员减少,同事也走了,我工作由外转向了楼里不再管理花草了。月季每年冬天我也没有去埋过根,可能它们很知情,应该理解我吧。相信它依然会在春天成长起来,在桃花谢尽时,绽开它那艳丽的身姿,那是经历严寒后生命的绽放。

五月妖娆艳丽天,朵朵花娇赛婵娟。

舞姿婀娜醉香墨,风里更倾国粹妍。

望着他们娇艳的身躯,我笑了,笑得灿烂,笑得更自信!

晋中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北京癫痫病医院好吗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家医院癫痫病该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