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征文】母亲的端午节(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感人故事

母亲是太阳,走到哪都是一片光明。有母亲张罗的节日,就是天下最美的盛宴!她的端午节,心里装着每个人,却唯独没有她自己。

——题记

(一)太阳回家

“回来过端午节哦!您老身体还好么?”

端午节前两天的大清早,我正在电脑前敲打挂念父母的字句。突然,惊喜的海浪猛扑到心壁,母亲回来啦!她正与邻居热情洋溢地打着着招呼。

“咚咚咚”我一口气奔至楼下,抢过大包小裹,有过季的春衣,有给一家大小的零嘴,睁着花红柳绿的魅眼;有寺庙种出的鲜油桃,像从米勒的油画中蹦出来,光彩夺目;有洁白的栀子,奇香喷涌!

寺里的花朵仿佛是为了母亲而绽放,每日那殿侧的栀子花一开,僧尼们纷纷采来,笑逐颜开地奉送给被锅碗瓢盆围绕的身影。母亲知我最爱此花,特意带回满满一大把。我喜不自胜,忙拣了个纤尘无染的琉璃杯,用清水供养起来。这清冷冷的家,顿时芬芳生机起来。

母亲回来,熊熊的太阳就像名画上的一枚圆形印章,挂到温馨的天花板上了。

见家中卫生状况堪忧,顾不得休息,母亲就捋起袖子,进厨房涮锅洗灶及清洗四壁的油烟,又旋风似的上街买菜回,高奏厨房交响曲,做出了一桌丰肴美馔,有粥有菜,如同过年过节。

这家的气味,在慈母的操持下,才飘出浓香来。先生吃得满面红光,儿子连吃了三碗,我的病似乎一下子远走高飞,食物的鲜香,妈妈的味道,唤醒了疲厌麻木的味蕾,我也有说有笑地喝掉一大碗素海带汤。

中午,翻箱倒柜,清理了三两套夏季衣服,两双鞋子,余者一大袋,嘱我寄往贫困山区。人都舍出去了,这婆娑世间,还有什么舍不得、放不下?弟弟还指望母亲一入秋就去深圳定居,给他洗衣做饭呢。母亲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涂彩她一生的行旅,给我留下更丰美的记忆吧。

晚上,我连哄带劝地拽母亲出了门,嚷着上街给她买新花衣。母亲极少用化妆品,就冬天搽那最便宜的“大宝”,却一生肤白,六十又六的人,脸上竟然不见班点,还白里透红,精神极了。我们母女俩挽着胳膊路过化妆品店,母亲指着我的黄脸朗声大笑:“去买那几百上千的好香呀,把我宝贝女儿的脸搽白呀!”

说笑间,已经逛了几间门店。她尤喜亮丽新潮的款式,可惜大半辈子为生活所困,既没闲钱又没逸致,总舍不得掏钱为自己打点。

前年在广州,曾寄回深浅两套夏衣,分别给婆母和母亲。谁知,母亲收到后,反将那花色艳丽的割爱给了我婆母,而婆母却嫌大了一直没穿。直到暑假我回来,将二人均未上身的新衣置换,才皆大欢喜。母亲穿上如孔雀开屏,引得路上婆婆们侧目,驻足细问这衣哪儿买的呢。母亲自然美美地把宝贝女儿夸赞一番,幸福长了脚,生了翅膀。

这回,我替她选了一件米黄真丝短袖,一条宽松的亚麻七分裤,以穿着舒服为主。母亲自己选中一套向日葵花色的绵绸衣裤,说曾看到一婆婆穿过这样子的,一见难忘,今日买着,自然万分高兴。我想再买一套,母亲扭头就步出商场,径往回小跑了。

无求的妈妈啊,您就是知足的太阳神啊!

(二)一世糯情

隔天,比我起得还早,等我磨好了豆浆,母亲已经提着糯米和粽叶从外面大步跨进门槛来。泡好糯米和红枣,浸好粽叶,囫囵地吃了早餐,我们便迫不及待地包将起来。

知我一生独爱糯食,母亲变着花样做出各种以糯米为食材的美食,汤圆、米酒、糍粑、阴米及阴米粉,应有尽有,我应季吃着它们长大,直到长出第一根白发,还是独独爱它。这是我在异地他乡恋断肠的舌尖上的乡愁啊,母亲的味道,弥漫我的今生今世,谁能走得出呢?

记得去年母亲煞有介事地学包棕子,我儿子一见,差点笑弯了腰:“我家的棕子怎么都变成三角形啦?”

今年,她便起了个大早上街学艺。刚才在买粽叶时,一面凝神观看那熟手的操作,一面认真地请教呢。可是她回来如法炮制不成,包着包着,不是米洒出来了,就是那四个棱角不清不白。我的更立不成形,简直是糟蹋青秀的棕叶和洁白的糯米了。

于是,母亲又上街去学习一回。等我上完课后,中午便见厨房堆了许多粽子。大部分倒包得精致玲珑,有些却还是三角形。我抚掌大笑,母亲不好意思地自嘲:“不中用啦,看别人像做花似的,翻个手就成了,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我们把外形丑陋的都藏在自家冰箱里,有棱有角地就风风光光地“嫁掉”,亲戚朋友人人都有口福。第一份大礼,就请姑子趁鲜捎给我的公公婆婆,给他们惊喜。姊弟四个,家家有份,喜而分之。我又给附近要好的朋友各留了一份。

中午,母亲把见不得人的最不像样的粽子煮了,闻到扑鼻的粽香,我们抢着消灭那不伦不类的,快乐像一艘快艇,载着全家老少畅游在亲情的大海,浪花飞溅,笑语震瓦。糯米的醇香染上棕叶的清香,香透肺腑,红枣和白糖,甜入心了。

待到大雁南去,明年今日,我到哪里去寻这甜糯清香又裹着妈妈味道的粽子呢?

(三)棕香依依

下午,初夏的阳光清澄无比,和畅的凉风一阵阵拂来。穿越摩肩接踵的人流,提着自家出产的煮熟的红枣糯米粽,又在街头提了西瓜和哈密瓜,和妈妈共打着花阳伞,走过大道小路,前往老年公寓看望八十又八的老姑妈。

雨后新晴,空气甜润,艾草送香,月季流火,栀子沁芳,合欢披霞。能够和老妈一起,走在这花开遍地的初夏,是怎样奢侈的幸福!这样的机会,在老去的路上,一生还能得几回?

一路上,花圃里的市花栀子一朵又一朵吐白。我们像顽童似的,一边闲聊一边抢着摘呢,一路花香醉人。等走进位于城郊的老年公寓,又闻到沁人心脾的馨香。这一幢两层小白楼前,也种满了绿意盎然的栀子花,花苞碧绿,白花吐蕊,引来许多蜜蜂和蝴蝶,给这个宁静的老人院增添了不少生趣。

“舅侄姑娘又来尽孝了!舅娘也来啦!”头上、襟前别着栀子花的老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这花香满庭的院子里,笑意溢满皱纹里,热情寒喧间,妈妈吩咐我拿出粽子发给大家尝尝,老人们豁齿感激得笑赞着。

上了二楼,远远地看见走廊上姑妈佝偻的背影,我举着棕子大声喊:“姑妈,这是什么好东西?看看谁来看您了?祝您端午快乐!长命百岁!”

一向木讷的人,满脸的惊喜像栀花盛开,颤微微地向我们走来,一下子牵住母亲的手,再转身带往她的小房。我立马放下礼品,剥粽子喂姑妈吃。

“糯米软不软?红枣甜不甜?”

“软!甜得很!好吃!”姑妈的眼睛笑成月牙儿,母亲很是欣慰,笑着说:“都是我学着做的呢!明年我们去了深圳,我叫姑娘做给您吃啊!”

接着像每次来一样,我拖地,清洗马桶,四处擦擦洗洗,这都是母亲的教导,要知恩报恩。又听母亲说:“老姐啊,以前,您省吃俭用贴补我家的无底洞,支持孩子们上大学,还老想积攒一笔钱给过世的老人点油超度。上个月我和您兄弟在寺里做超度法事,老人们都升极乐世界了,总算满了您的愿……”

母亲激动地说个不停,可怜老姑母一会儿抹眼泪,一会儿又孩子似的发笑。相濡以沫大半世,她们之间的深情厚谊我早已感佩万分,却不料母亲还藏着这么多心事。突然之间,我觉得我对母亲、对生活、对传统节日的理解,远远不够啊!她不知道屈原,可这她所做的一切,比哪个黄肤黑发的同胞都地道!

(四)端午返寺

第三天是正式的端午节,请了两天假的母亲即将踏上返寺的归途了。小鸟一叫,我们就又忙忙地上街购物。

除了粽子等端午节礼,她又给寺中长住及居士们人人略备薄礼。买了银耳莲子红枣去熬汤,知道住持师傅的最爱,特买了白嫩的藕钻和豆制品去给他开小灶。

又给上一任举炊的女居士买了香蕉等水果,母亲就在顶她的差。怜她这么好的人儿,竟然离异了,她做的饭菜也极可口,可惜摔了一跤,脊椎骨折了,现躺在妈妈隔壁养病。每天母亲都给她送饭,端茶倒尿的。讲到这里,妈妈脸色凝重,继续语重心长地说:“有缘来寺庙的人,要么生病,要么离婚,要么闹家庭矛盾,孩子不听话,唉,都是喝足苦水的薄命人,咱要让他们餐餐吃得饱、吃得香,离苦得乐啊!”

难怪母亲为了在佛堂上香念经的父亲,在寺院再苦受累,也毫无怨言。难怪她牢记师傅们的特殊口味,能够照料之处无微不至。这个要吃软饭,那个爱喝淡汤;这位爱吃生脆些,那位喜食糍粑;这位因胃病不能吃上餐的剩菜,那位有高血压不吃油腻……林林总总,不一而足,都装在母亲小而无涯的心里。饭量大的,她会多留小灶;病人,她会特殊加餐;客人来了,就算过了就餐时间,也能在片刻之间吃到她端出的美味面食……

母亲从深圳弟弟那里回来后,为陪带病去寿宁禅寺修行的父亲,已做义工几个月了,每日不辞劳苦,三时半打更即起,大锅大灶燃一寺粥香。给诸佛菩萨上大供的午餐更加丰盛,只有晚餐尚可潦草。然而,舍得费神用劲的母亲,总是“没病抓药——自讨苦吃”,在寂静的午休时间,汗流浃背地熬绿豆汤、擀面条、做糍粑,偌大的斋堂里,唯那只贪睡的花猫,静静地卧在脚边陪她。当然,母亲宁静的心里,还律动着斋堂门外太阳能播放机里的佛号声声。

想着母亲和父亲一生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我们姐弟培养成人,在晚年又出奇不意地带给我带来这么多的感动,泪悄悄地滴湿了衣衫……

生命的流年里,平凡母亲的又一个隆重的端午节,在无隙的忙碌中又匆匆转身。她带给人的东西太多了啊,满满的,都是沉甸甸的爱!

郑州治癫痫哪家正规癫痫病常见的发作症状是什么呢女性癫痫有哪些明显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