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池塘印记 (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言情

曾记得,小时候邻近的村落,各自叫上湾,下湾,中湾,小塘湾,我家便住在下湾。那时候,对“湾”的含意没有多想,以为仅仅是地名代号罢了。长大后,读到金代王特起的《梅花引》词:“山之麓,河之曲,一弯秀色盘虚谷。”才觉得叫“湾”并不随便,才明白“湾”的妙与美。

可不是吗?我们下湾前面是叠错着并顺山势而下的一坡梯田,后面靠着一座小山,院落便在山麓下,梯田旁,想必“下湾”的名字便由此而来吧。

虽然湾里没有河流,但每湾旁却都有池塘,因而给湾平添了无穷的韵味,真可谓是“一弯秀色盘山谷”啊。

层层叠叠、逶迤山间的梯田,似玉带缠绕。而那依山旁田的水沟,蜿蜒曲折,迈动着婀娜的身姿向湾里伸展过来,迎接它的便是那被院落和竹林环抱的池塘,池塘长约200米,宽约100米,如一个半圆形的锦囊,塘里的水,滋养着一代又一代湾里的人。

池塘北面靠近院落的地方,是用青石砌成的一道窄窄的高高的护坎。东西两面都是竹林,东面的竹林大些,西面的竹林小些,像两道绿屏,让池水四季荡漾着绿意。南面则是用石头修筑的高大而厚实的弧形池坎,坎面平整而阔绰,可以容四.五个人并排走,是院落孩子常去玩乐的好地方。塘连着院,水连着湾里的人,池水便荡漾着“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故事,不仅滋润着湾下的土地,更溢美了湾里人的心情。

山不在高,有水则灵,塘不在大,紧连着情。带泥的牧草,在水里涮几下,便格外鲜嫩;衣服、用具脏了,拿到池塘清洗,又光鲜亮丽;当你从地里收工回来,来到池塘,不仅洗去了粘在脚上、腿上、锄上的泥巴,更带走了一天的疲劳,让人轻松而舒畅;旱天,池水流去,抚平湾下那抹干裂的田地,庄稼不再萎靡……

池塘没有江河的澎湃,更没有海的壮阔,但在那一圈一圈微微扩展的涟漪里,却荡出了一曲曲甜美、欢欣的歌声。

然而,池塘也有时休眠,干涸地修整一个冬天。而冬刚过,春雨便踏着叮叮咚咚的脚步及时地来了,沿着沟渠进入池塘,干渴了一个冬的池塘便张开大嘴,痛快地喝着甜润的雨水,几场春雨后,池塘的水又丰盈起来了,又泛起了美丽的涟漪。

池水吸引着北面的院墙上那曲曲弯弯的葡萄藤,从墙里爬到墙外,越过禁锢,吸吮着池水的灵气,藤萝上,叶子们似乎在张开浅绿色的唇微笑,或撑着小绿伞在眺望------

池塘东西两侧的大、小竹林,则伴着徐来的春风,摇曳身姿,沙沙沙,嘻嘻嘻,此唱彼和,为蓝蓝的池水欢歌。

不用多久,池中间的荷叶又悄悄地串出水面,仰着脸儿,躺在水波之上,惬意地摇曳着。又不用多久,高挺出水面的荷杆举着微卷的荷叶,像戴礼帽的绅士,彬彬有礼地向人们招手,这一幕一景,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南朝诗人徐陵“嫩竹犹含粉,初荷未聚尘……”的诗句。

石滩边,梯坎旁,水浅的地方,簇拥着脑袋胖乎乎、圆溜溜的小蝌蚪,它们惬意地摇动着丁点儿大的尾巴,憨憨地游。再看那鸭子和白鹅就更欢了,比着伸长脖子,呷呷呷、嘎嘎嘎地叫,悠闲地在池里游来荡去,这又使我想起了当年骆宾王写下的诗句“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如果说春天的池塘是一首欢快的歌,那夏天的池塘则是一首韵味清新的诗。

夏天,碧绿的荷叶几乎铺满了整个池塘,荷花们亭亭玉立,尽展芳菲,粉的娇媚,白的清雅,都落落大方地散落在翠绿之间。有的羞羞答答地半开半闭,含蓄优雅地微露香唇,也有的豪放骄傲地尽展姿容,还有的似心事满满,紧锁心扉……难怪苏东坡有这样的诗句:“霞包霓荷碧,天然地,别是风流标格。重重青盖下,千娇照水,好红红白白……”又让我记起朱自清先生那形容荷花“袅娜地开”、“羞涩地打着朵儿”、“刚出浴的美人”的优美句子。难怪引来蜻蜓为它们狂舞,青蛙为它高歌。

年幼的我不会洗衣,总爱屁颠屁颠地跟着母亲到池塘边,坐在石滩上,痴痴地看着池塘的一切,荷叶的翠绿,荷花的迷离,蜻蜓的舞蹈,青蛙的歌声,使我久久不愿离去。时而捧起水浇向荷叶,水落在荷叶上,变成一颗颗晶亮的“珍珠”,在叶子上欢快地滚动。我有时还用捶衣棒使劲在水里搅动,荡起波浪以摇动荷叶,看那些“珍珠”乐不此疲地从一张荷叶跳向另一张荷叶,那“珍珠”有时不小心跌落荷叶缝隙,便咚咚地跳入池塘,不见踪影了。我还故意用捶衣棒使劲敲打石滩,知道青蛙会有些害怕,叫声便停息片刻,当你不再敲的时候,青蛙又亮出嗓子“呱呱呱”地叫得更欢。我又有时淘气地用石子向青蛙投去,猴机灵的青蛙便施展泳跳技能,一下子游到了很远的地方,再用力一跳,便弹落到较远的荷叶上,嘲笑般地看着你,得意地又唱起了它们的呱呱歌。水声,蛙声,棒捶声,此起彼伏地荡漾在池塘内外。

仲夏的夜晚,池塘坎上是院里人们最喜欢聚的地方,人们或带上一张竹席,或带上一张小凳,拿上一张凉椅,往池坎上随意一放,或坐或躺,大人们开始聊天,孩儿们也偶尔来听,但我更多的时候是数星星,看月亮,哪是牛郎星,哪是织女星,北斗星在哪儿,玉兔在那儿,嫦娥又在哪儿,总也数不清弄不明,星星越数越多,月亮里的桂树却越来越模糊,于是便是月朦胧,眼朦胧,呼噜呼噜更朦胧……

秋天的池塘又是什么模样?自然是多了秋的色彩,多了丰收的欢欣。

秋雨打,秋风吹,秋霜染,让荷叶的绿不再那么明亮,渐渐变成灰蒙,甚至绿中渐渐有了红色,乃至红色又渐渐蔓延扩展到整个荷叶,但红色也没有自豪几天,又被褐黄色吞噬,渐渐变成褐色、深褐色,灰褐色……院墙上的葡萄叶,池坎上的杂草,还有那飘到荷叶上,荡到水里的荷花瓣,竟然变成与荷叶一样的颜色。只有青青的翠竹,还是那坚定不移的一抹的翠绿。

池水呢?少了夏天大雨、暴雨的激荡,自然是清澈而宁静了许多,蓝天的映衬下,池水微微泛蓝……池塘内外的翠竹、枯荷、绿莲、还有院落的黄墙黑瓦,勾勒出了别具风姿的和谐秋韵图。

伙伴们的到来,徒然给这画增添了动感。随着莲蓬的显露,伙伴身影便常出现在池塘边。男孩子胆大,找来长长的竹竿,用绳子把镰刀紧紧绑在竹竿尖上,勾住莲蓬后用劲拉,莲蓬便“咚”的一声掉进水里,再用竹竿伸进,把莲蓬赶到池边,抓起,掰开,取下莲子,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那味道实在不让人恭维,青涩而只有微甜,老人们说吃后能销体内的赃物。吃完后,男孩子们便跑往竹林,挖个小坑,把莲蓬带杆子埋在坑里,在上面盖上竹叶,什么也看不见时,便冲着那些竹叶得意地格格笑……

深秋,人们在忙完田里地里的收成后,也来池塘,收获池塘给予地特别馈赠——肥美的鱼儿和白嫩的莲藕。

这一天,不知何人,大清早便打开放水孔,原本沉闷的池水,爽朗地向湾下奔去。大约半个下午,当水只有半米深的时候,年老年少的男人们,就开始拿着鱼罩到池塘捉鱼了。鱼儿们蹦跳着、男人们的身影也随之跃腾着,“快!哪里有!”“看!,这条好大!”“这筐装满了,快抬上去!”,池里坎上,男女老少,嘻嘻哈哈,让心中的快乐尽情流淌。

收获了鱼儿的欢笑还没有远去,收获的莲藕的欢笑接踵而来。

当池塘里不深的水彻底放干,露出黑黑的泥的时候,男人们便挽起裤腿,脱下鞋,拿着长长的呈“丁”字形的藕锹,光着脚走向池塘,排成一字队形,挖起了莲藕。手握藕锹向下连插几次,再用手插在泥逢中刨开黑泥,白白胖胖藕儿便显露出来了,虽然而还有些黑泥,但已遮不住它们白色的容颜,不得不让人想到“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

挖莲藕是力气活,大冷天,不一会儿就出汗,这也许是“樱桃好吃树难栽”的另一种诠释吧。挖藕的人们,累了伸伸腰,用拳头捶捶背,用当下话来说就是“累并快乐着!”

人们暗暗地互相比着谁挖出的莲藕多,谁挖的个头大,谁挖的完整,甚至有时因互不服气,快乐地争论起来,幸福也在随着汗水与笑声流淌……

莲藕挖完,池塘终于静静地休憩了,深藏在黑泥下藕根,却又在悄悄地酝酿绿色的梦……

原发性癫痫病病症有哪些呢洛阳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癫痫病怎么才能彻底治疗好呢哈尔滨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