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桃花,始终没有落下(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言情

曾读唐·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当时就觉得特别遗憾,恍若如梦,只叹世事无常,人生难料,故此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会颇为留念,感觉老看不够,总会去与桃花会上几面,去倾听花开花落的声音,虽称不上知心故友,但似乎此花就是我的如意花,此树大概也就是那菩提树了。

这不,我依旧而来,想不到的是前几日还是花开正红、争芳斗艳、巧笑春风,转眼之间就已化归尘土、溘然而逝了。

看着桃花散尽的枝头,一阵悲怆突然涌上心头,造物弄人,红颜薄命,人生如幻真如梦!

美丽散尽之后,那带光的精灵仍久久印在我的脑际,那微弱浅淡的亮点,仿佛迷失了方向的魂灵,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彷徨。我知道,在衰落之前,你定会放肆地抒写生命,让生命的美丽在这个时候达到极致的辉煌与壮观,灿烂地与哀伤保持了距离。

是风吹伤了你的记忆,还是雨不解你的风情?吹散了芬芳,洗刷了颜色,留下的只是苍白,让你无法站立?背负着美丽,走向生还是死,也许这些都已无所谓了,只是感到有些沉重,你巧若盼兮,仿佛在风中依旧笑靥,细细地品味黄昏,黄昏却在品味晨曦。

虽繁花落尽,枝头残存的痕迹却还在承受着时光的重量,只是在渐渐褪去颜色,犹如一个行就将木之嫠妇,夕阳也抹去了西下时最后的那一滴泪水。今夜,不知夜色是否和我一样如约而来?而我,虽离你触手可即,其实很远,那带光的花点总是同手指保持着一段不可触摸的距离,思绪如潮,怎么也回不到平静和清澈。

想起了一些旧人和事,到底是意难平!

远去的美丽带走了仅存的慰藉,带走了比现实更渺茫的游踪,美是神圣的、动人的,可也是脆弱、凄婉的,美如果真要生活在尘世之中,绝对是一种痛苦,一种孤寂,一种不可名状的落魄。

我忽然在想,只有你才是最圣洁的,不染风尘,亦不随波逐流,始终保持着与生俱来的烂漫,义无返顾地投入到爱的下个驿站。

而我只是一无所有的过客,傍晚的空气颇凉,此刻我静静地坐在翠叶繁密的花枝下,听着花儿曾经开放、零落的声音。沉默将我包围,思绪弥漫在无边的天空,我似乎看见鲜红的颜色滴落,从容抖落岁月的烟尘。

就这样平静平淡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没有留恋与不舍,我对你的思念,随着岁月的流逝,也将会成为一个空洞的符号,虽然有轮回,我却不敢再触摸那深沉带伤的感情了。

黛玉葬花,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见证了你曾经的美丽,那是怎样的惊心动魄呀!你是春天的使者总是一改冬的苍白与萧瑟,肆意地装扮着心中的大地之神,那被春风吹拂的每个角落,呼应着生命季节暗藏的轮回。在这之前,一切都是安静的,春天的火种,只那么轻轻一点,就已疯狂蔓延。是你们,点燃了季节的火焰,黄昏的歌声依旧在唱响,花枝下孤立着一个流浪在江南的旅人,此时一朵花则就是那过客心中无言的孤伤。

不愿再去回想,也不敢去葬花,我只想坠落在你的影子里,为你守侯,仰望属于你的万点星光。泪水中遍布忧伤,你的影子,流浪在我爱你的地方。

佛说万物皆有缘,又说一切物象皆无像,难道这就是你的劫数,劫数包括“成、住、坏、空”四劫,我相信你是佛常说的“空空如也”。有时空空真是一种不错的状态。然而要说物象皆无象,我却始终参不透,也不愿参透,看透了你,我怕会永远失去你啊!

驻足在树下,任醉意的风梳理乱发,任花香侵蚀心魂,我看见一种光芒在转瞬间沉寂而茫然。

我的泪成了美丽的花,每个夜晚在梦中我都会听见花瓣坠落的声音,飞来飞去,微风带来了你的芬芳。

想起了那一双双的眼睛,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呀,那花瓣的深处隐藏着深邃和至纯至美的温情啊,我该怎样去对视这样的目光?自己内心的龌龊和欺骗在这样的目光下竟慌了神,一阵惊慌,我闭上了眼睛。

被拉长的思念,被春风吹起又吹落,我知道谁都无法走进你的世界,包括那些痴痴恋你的蝶。

花期如是梦,当梦醒之后,摇曳在枝头的是失落,还是梦醒之后的一种成熟与超然?

你的静谧,你的柔情,渐远的记忆……在漫漶中轻轻荡漾,面对你,我始终无法切入泥土,而你却在泥土中寻觅着动人的痕迹和永恒的绝唱,当晚风送来星光的温柔,顺着黄昏过后,黑夜阻隔了最初的归途,我看见无数亮光沉寂在转瞬之间。

你离开之后,我担心自己会忘记时间,忘记年,眼睛的眺望是徒劳的,没有心的穿透,奔跑的距离也会离我渐行渐远,我得到的只是梦境破裂。

当风再起的时候,整个春天成了昨天。

落花,凋零了一季又一季,是错在轮回?还是无法抗拒规律地必然?是啊,如果美丽超脱了世俗,而则太真太诚,命运的河流阻隔了妩媚,纯与美就永恒洒落。否则追逐在岁月的途中,痛苦的永远是我们。

是谁的手,一定要抹掉这鲜艳的颜色?枝头的淡绿,成了新的景象。怎样去看,都是无言。

从枝头飘落到尘土,需要勇气。化归尘土,需要尊严。

由于执着,也就具有了深度,花开的秘密,一直在指引着生命或爱情朝神秘的方向摆渡。

一种永恒的情愫注定要幻化为虚无,在花开花落中彻悟。记忆也就是在这样的风景中成了自己一生的疼痛。如果美丽超脱了世俗,而则太真太诚,命运的河流阻隔了妩媚,纯与美就永恒洒落。否则追逐在岁月的途中,痛苦的永远是我们。

在衰落之前,放肆地抒写生命,让生命的美丽在这个时候达到极致的辉煌与壮观。灿烂地与哀伤保持了距离。

是谁把我带来了这个遥远的地方,我自己原本就是一条遥远的路,花中隐藏了多少世界?万千的颜色有着红尘的味道。繁花紧凑围拢着,互吐心情,慢慢舒展花瓣,释放如烟的清香,来回穿梭在你们的笑容里,看花开花落,我的掌心里因为有花,满铺泪痕,负不起往事,是饮不尽的忧伤,花啊!你是我心的栖息之地。

来于风,当归于风,花儿摇曳的枝头有我的昨天和梦。翠叶藏花,花中隐蝶,游思转,游子恨,花溅泪,晶莹透明的空灵,开始一场原始而烂漫的舞蹈。我不带着我的渴望,我只想站于此简单地呼吸一场,让花香叫自己学会思念、学会凋零,快乐有时并不美丽,也不够真实,花瓣片片,在风中摇摆抒情。

花落,洒满一地,一个人的想念慢慢消散,在这样的季节里,美只属于自然,细心雕琢,刻一幅工笔画。不加用力,便摇曳生辉。

竟显风流,不随物赋行,放飞心灵,随风飘香,芳菲自在,沧桑过后,你的凋谢是凄美的等待。蓦然,我听见,动听的歌谣在春风柔弱的颤抖,我看见,泪水落洒之处,正开放成美丽的花。风吹起的落英,飘起的是一片一片带春的生命,不是风尘。

此刻,黄昏早过,缕缕花香,该掩埋多少心事与悲壮?日月星辰匆匆走过之后,惟余这样的风,这样的香。

徜徉在花树下,以手抚树,感知心性,我想到一个词:“桃花劫”,难道这也是命数?桃花劫又叫桃花煞,民间说法为“犯桃花”,正所谓命犯桃花多为祸事,难道我想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走进你的内心深处仰望、洞悉内心深处的某些秘密就是贪婪、欲念吗?所以你并不曾回头,一路潇潇洒洒、飘然而化了?

有时我也会做梦,梦里,我和你还是桃花依旧笑春风,一种相思,只是夜短了,做梦的时间就少了,我甚至想把你画下来,但不知从何动笔,贸然动笔,只怕你不识我,也浪费了我的这番心肠。参古人图式,然桃花虽美,入画的并不多见,自古画梅、画荷、画兰成家的比比皆是,郑思肖的无根之兰、杨无咎的墨梅,王冕的繁花瘦干梅,都是叹为观止的大家之作,唯独很少有大片的桃花,有也只是在折枝花鸟里作为衬景,数花点点。翻遍了中国历代画作,都不曾见到一幅整桃花图,不过这里得感谢宋代的哪些画家,在宋画里,宋人画桃,只取其中一枝,精心勾画设色,再点缀一小鸟,即成一幅佳作,风华绝代。自古中国画多是取形,更重意。“岁寒三友”、“四君子”象征一种坚贞不屈的道德品质为世人称道,受到历代文人的青睐。桃花虽然鲜美,但既不是“岁寒三友”、“四君子”也不属,绽放于繁花似锦的春天,花期短促,常常被人喻为“薄命桃花”,形容命运多舛的不幸女子,所以少有人提及,我也是学画之人,假以时日,我定会让你在画纸上风华灿烂。

花还是花,我还是我。桃花空,展一身粉红,浮艳不喜,奢华不求,难怪风流才子唐寅在《桃花诗》中说:“清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梦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在这个春天,我虔诚地将盛开的桃花移植进心灵的,从此便停不下思念,抛不开眷恋,也愿和你年复一年,我期待你把我绊倒,跌进你的深处,你的梦里,永不再醒来。

湖北的专业癫痫医院沈阳癫痫病去哪治疗哈尔滨癫痫那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