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阿伯,牛!(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文学

侄儿终于结婚了,成为大人了,但至今在我的心里,他童年诸多留在心中的往事,还是那么的记忆犹新,使我久久都很难忘。

那时候我们家还居住在老家平和,也就是说我还工作单位在平和,平和是福建省漳州市的一个县,我的祖籍就在那里。

说真的,平和是个地灵人杰的好地方,我国著名的文学家林语堂教授的出生地就在福建省平和县坂仔镇,著名画家周碧初教授的出生地就在我的故乡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如今屹立于县城的“周碧初纪念馆”里,就还收藏着我代表财贸系统三千多名干部职工去参展的毛笔字的书法作品,我清楚地记得,我那两幅条幅分别是写南唐后主李煜的词《浪淘沙·窗外雨潺潺》和《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的,这大约是1995年的故事吧!

故乡的文学青年,自费与平和县文化馆合办了一个刊物,一个文学报,名字就叫《花间草》,记得我为它作词作曲,写了我人生的第一支自己词、曲的处女作,它就叫《花间草》,这从此打开了我音乐创作的第一萌芽,也产生了我音乐创作自己词、曲的第一首民歌处女作,在延续于文学创作的基础上,我又吹上了“双簧管”,沉湎上音乐创作。

而后我也加盟了《花间草》的编辑工作,任副主编(以后改任特约编辑),而且一干就是好几年。

记得我第一首诗歌发表的日子是一九七六年,在福建省的东山县,有个诗童,他叫刘小龙,他是渔童,他是一九七三年开始发表诗作的,因为他童年是一直在打渔的,所以人们谓他叫“渔童”,而我童年是放牧的,牧牛的,所以我被谓之于“牧童”。

那是一九七九年的仲夏,18虚岁的我参加了全县的招工招干考试,以我们霞寨公社(当时叫公社)全公社考试第二名的成绩被招工到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当了一名会计,当时我的行政编制是全民职工,从此有了我入伍的可以炫耀的经历。

自以为端上了铁饭碗了,可以过上衣食无忧、旱涝保收的日子,因为当时能领上工资,是个挺体面的事,因为当年国家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

可是谁能想到,政策是一直以陀螺转的转动似的在变的,后来,我被调到平和县土产公司,当时还是这个单位还是行政单位编制,殊不知后来单位改制了,1991年,土产公司被国家政策的变动改制成为企业了,以后江总书记大手一摇,我们下岗了,和单位买断工龄了,记得2007年我与单位买断工龄,我的工龄刚好是三十年,从此以后,下岗职工的我过上了漫长的打工飘泊的生涯。

记得我乒乓球最好的赛绩是“平和县乒乓球全县比赛男子单打的第二名”,从会计、文学、音乐、书法、体育的基因与爱好上,我都延续了爸爸的血统,得到了很好的真传,也取得不同寻常的成绩,然后命运似乎永远都在与我开着无穷无尽的玩笑,是啊!“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我记得阎肃老师写的,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里面的这首歌《敢问路在何方》的唱词,人啊!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前途能一帆风顺,一如坦途呢?可是……

就这样,一路上跌跌撞撞,我终于在文学创作上和音乐创作上跌出一点小小名堂来,但是随着下岗,生活的窘困,经济的压迫,我只能几次放下笔来,服从于生活的锻炼和逼仄,有什么办法呢?

“阿伯,牛!”这句话的来历是我侄儿小时候的一句口头禅,因为我二弟当时在漳州市直机关工作,侄儿从小随父母在拥有九县一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福建省漳州市(地级市)学习、读书、生活,所以是很少有机会看到牛的,这与我这个童年总是天天骑在牛背上,腰别小牧笛,口哼着山歌的牧童是不一样的,因为当年我二弟参加了高考,考上了,从此跳出了山沟沟,所以我二弟的独生子,我的大侄子对牛就很陌生了,一有机会回平和县城,就口里嚷嚷:“阿伯,牛!”,要我用自行车驼着他去看牛,所以我就经常的,一直是车后架上是女儿,自行车车杆上坐的是我侄儿黄方,这样到郊外的农村去看大黑水牛。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侄儿也慢慢长大了,“阿伯,牛!”渐渐也成了我跟侄儿黄方的一种默契,一个代号。

终于,侄儿在漳州一中应届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当年他是考文史类的,考了609分的好成绩,记得我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欣喜若狂,随即给我侄儿黄方打电话表示祝贺,第一句话一开口就是:“黄方,牛!”,从此牛成了我和侄儿的特别代号。

是啊!我童年是放牧的,总跟大黑水牛打交道,与牛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可是我侄儿,生活和居住在漳州市,是很少有机会看到牛的,所以小时候的他,回到故乡,总要我用自行车驼他到郊外有牛的地方,去看牛,所以:“阿伯,牛!”成了我侄儿黄方的口头禅,我也成了“牛”的特别代号。

“牛!真牛!”在我们闽南人的民谚方言里,是有独特的象征意义的,翻译成现代汉语意思就是说:“很好!特别好!顶拔尖出色的意思!”,从此牛既象征着我们闽南人农耕细作的最好动物,也象征了人取得佳绩硕果时的最好的褒奖的代名词了!

以后侄儿就被我国重点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录取了,读完了本科又去英国留学,读完硕士回来,最后考上了公务员,现在在漳州市的一个县司法局当公务员,而他经过了“大学恋”、“异国恋”、“工作恋”,始终与他的初恋,也是西南政法大学的同学余媛媛情同手足,学习上互相鼓舞,生活上互相牵手,最后经过了七年相恋以后终于走进了结婚殿堂的!

我的侄媳妇余媛媛也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的学生,他们相识于做学生会的领导工作,侄媳妇在西南政法大学读完本科以后,又在本校读完硕士研究生后,最后考到我们漳州市的闽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当了一名大学教师,所以:“阿伯,牛!”这个代名词,成就了我侄儿黄方的学业之路的硕果,也见证了我们黄家三代人,怎么样在莘莘学子之路上努力奔搏,怎么样在勤劳善良的苦斗里,成就了百折不挠、契而不舍地取得一点小小成绩的美丽传说,所以:“阿伯,牛!”同时也记载着我侄儿的成长的心路历程!

自从加盟于《江山文学》的新社团丹枫诗雨的编辑工作以后,自己似乎都少写文章了,总在默默地编辑着别人的文章,但当读到别人好的文章时,总是心有所动,所以今天就逐出这篇拙作与同行们做一交流,以期共同提高。

侄儿黄方今年28虚岁,属马,在侄儿大婚誌囍的大好日子里,我犹清新地记住这句话:“阿伯,牛!”,也许这句话成了我和侄儿黄方的亲情和友谊的特别见证,特别语言,也赋予它独具特色的特别内涵!

2017.11.30.

癫痫病人发作会不会打人郑州看癫痫医院黑龙江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