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母亲的芝麻叶(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剧本

回家看母亲时,母亲做了芝麻叶粉浆面条。那久违的芝麻叶味道便在舌尖上弥漫着,而那些与芝麻叶有关的往事,便涉过时光的河流奔涌而来……

记得在我年少时,母亲除了喜欢种小麦、玉米、大豆,还爱种芝麻。芝麻是一种可以用来磨香油的植物,并不高产,不过芝麻的全身都是宝,芝麻籽可以用来磨香油,晒干的芝麻杆可以烧火做饭,而芝麻的叶子却可以用来做成干菜,名曰:芝麻叶。

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芝麻叶好吃却不好做,把做芝麻叶叫做“榨芝麻叶”。榨成能吃的芝麻叶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不仅要受累,而且还要受热。

榨芝麻叶,首先得去芝麻地里掐鲜嫩的芝麻叶。掐芝麻叶可不是个轻松活,既要挎着竹篮在地里掐鲜嫩的芝麻叶,又不能踩倒芝麻棵儿,否则芝麻棵儿倒了就会减产的,而掐芝麻叶,既不能掐老叶,也不能掐带病虫的叶子,要掐上半部分的柳叶,这样榨出来的芝麻叶才不会太苦涩,才会好吃。

芝麻叶能掐的时候正是三伏天,俗说:“冷,冷不过三九;热,热不过三伏。”也就是说最冷的天当属三九天,最热的天莫过于三伏天。三伏天里,呆在屋里吹着风扇都是热的,何况是在三伏天里呆在芝麻地里,那个热可想而知。

每当到了掐芝麻叶的时候,母亲总是会选择上午早早地去地里掐,一来上午气温没那么高,会稍微凉快点;二来上午掐了芝麻叶,下午好榨了,然后晾晒。母亲临走时,总是会找一件旧褂子穿在衬衫的外面,然后拿一个大袋子、挎一个竹篮子出门。我曾好奇地问母亲:“妈,天这么热,你为啥还穿个旧褂子?”

母亲笑着说:“芝麻的叶子上有油,弄到衣服上很难洗的,穿个旧褂子,就不会弄脏身上的衬衫。”

母亲往往一去地里掐芝麻叶就得小半天,有时候我在家等得焦急了,就会坐到大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回来的那条小路。

当母亲回来时,我远远的便看见母亲的臂弯上挎着竹篮子,背上背着沉甸甸的大袋子,身体弯曲,步伐沉重。此时,我便会一边喊着一边飞快地跑向母亲。母亲见我跑了过去,便会抬起头笑着说:“慢点,小心跌倒!”

我跑到母亲身后用手托着大袋子,试图减少袋子对母亲的压力,母亲说:“别托了,你力气气还小。来,你挎着篮子!”于是,母亲就随手把空篮子递给了我。当时,我在心里直恨自己年龄小力气小,帮不了母亲的忙。

回到院子里,母亲就把大袋子放在槐花树,。然后坐在树荫下大口地喘着气,而脸上的汗珠仿佛雨水般顺着母亲的脸颊流下来。此时,我便会帮母亲拿来毛巾,然后把一盆凉水端到了母亲跟前。母亲洗过脸后,就连忙起身把大袋子里的新鲜芝麻叶倒在地上,说新鲜的芝麻叶捂久了就不好了。

母亲把芝麻叶晾开后,才会走到炊房舀上一瓢水喝几口,喝了水后就开始忙着为我们做午饭。母亲做好饭后,就把饭盛进大盆里,再给我们盛好几碗,招呼我们几个孩子趁热吃,而母亲顾不上吃饭就去洗芝麻叶,把芝麻叶洗好了放在盆子里,往锅里加上些水,便开始烧火了。

大热天烧火,可是热上加热,一会儿工夫,母亲就满脸汗水了,母亲就顺手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擦汗。锅里的水热后,母亲就把芝麻叶倒进锅里,用长把勺子来来回回翻动着。过了一会儿,原本绿色的芝麻叶就变成了褐色的了。再过一会儿,母亲仔细地看了看芝麻叶的形态和颜色,就停了灶堂里的火,然后再焖一会儿。

接下来,母亲用漏罩与筷子把芝麻叶捞到竹筐里控水。等水控得差不多了,母亲就会把芝麻叶晾晒到晒谷场上。晾晒芝麻叶的过程中,母亲还会去揉搓几次芝麻叶。这样,芝麻叶以后吃起来才会柔软,也有劲道。俗话说的好:芝麻叶揉三遍,给肉也不换。可见揉搓芝麻叶有多重要。

芝麻叶晒好后就变成了像干木耳般卷曲的干菜,此时的芝麻叶又脆又薄,不能用力抓,否则就会碎。每当母亲收芝麻叶时,就会找来干净的薄膜袋子,将芝麻叶小心而仔细地收放进去。母亲说,薄膜不透气,能保持芝麻叶的干燥,否则透了气,芝麻叶返潮就会潮湿,甚至发霉,若是芝麻叶变成了那样子就不能吃了,只能扔掉了。

每年的夏天母亲都会如此榨几次芝麻叶,因为我的外婆家是县城的,母亲要多准备一些送给她品尝。

有了芝麻叶,母亲就不再做白水面条了。母亲会用豌豆或兰花豆去磨来粉浆,然后又把芝麻叶用温水泡开,这样就可以为我们做芝麻叶粉浆面条了。做饭时,母亲首先会把泡开的芝麻叶,用清水洗上几遍,然后捞成团把水挤掉,放入小盆内撒上葱花,再滴入香油,接着用筷子来回搅拌着,一股香油、葱花与芝麻叶相揉和的香味便丝丝缕缕地弥漫开来,让我忍不住多深吸几口。

紧接着母亲就会把提前和好的面团放在案板上揉搓,揉搓一会儿后,用手把面团压扁,然后先取一个小擀面杖把面团擀成大大的圆饼,接下来再取一个大擀面杖,把面饼擀成薄薄的一张面皮。面皮擀好后在面皮上撒点面粉,再把面皮一层一层的来回折叠起来,成为一个长条。这时,母亲会取来一把菜刀,一只手略微弯曲放在折叠好的面皮顶头,另一只手飞快地切起面条来。母亲切面条的技术是很高的,不仅不会切伤手,而且切的面条特别匀称。

面条切好后,下入烧滚的水中,待煮个差不多了,就把调拌好的芝麻叶倒入锅中,然后再撒入切碎的韭菜。葱花是白色的,韭菜是绿色的,芝麻叶是黑色的,再加上面条的白,一锅芝麻叶面条看上去五颜六色的,令我垂涎三尺……

除了做芝麻叶粉浆面,母亲还会凉拌芝麻叶,用芝麻叶包包子、包饺子,那味道特别的香。

再好的美味吃多了也会腻烦的,渐渐地我们就没有了最初吃芝麻叶的兴奋劲了,母亲也就不常做给我们吃了。

后来我长大了离开了故乡,吃到芝麻叶的机会就更少了。奇怪的是,每当我想家的时候,便会想起母亲亲手做的芝麻叶饭菜。这时,才知道能吃上母亲做的芝麻叶饭菜,是一件多么幸福而幸运的事!于是,芝麻叶那种特别的香味,便在漂泊的日子里一直萦绕在心头……

偶尔在市场里看到芝麻叶,就会立马闻到那股清香,仿佛夏天的原野在眼前铺展开来,那油绿的叶片在风里摇晃着,那一排排向着田野的紫花白花吐露着淡淡的清香……

现在,芝麻叶作为一种独特的绿色食品,被更多的人喜爱了。美味的芝麻叶,已经不仅仅会出现在农家的饭桌上,还被端上了宾馆、饭店的菜桌上。

而我吃惯了母亲做的芝麻叶面条与芝麻叶菜肴,总感觉饭店里的芝麻叶饭菜缺少点什么,或许那缺少的正是母亲的味道,还有母亲满满的爱……

郑州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正规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怎么治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