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求名当求千古名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剧本
求名当求千古名   杨柳岸   借此次省残疾人作家协会的参观报告活动,我忝列其间作了时隔两年的第二次韩城之游。上次未登司马迁祠之憾,这次刚到韩城就以偿夙愿,感谢好客的韩城人的热情周到的安排正好以遂我愿。事后回味此次韩城之行,我们精神上收获颇丰,而对于如韩城这样的历史积淀深厚文物古迹遍地的著名历史文化名城来说,我觉得,读韩城,就像读一部古典大作品,作一两次的短时旅游式浏览,是远远不够的。韩城真可谓人杰地灵,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从此处跃出龙门,千古史圣司马迁埋骨此处,其作光耀后世而不朽,大禹治水的历史可作为勤政为民的千古楷模。   人是天地间精华,一个地方之所以有内涵,主要在于当地人文。我们此行最主要的收获就是结识了许多可谓德高望重的文化人。薛引生先生从政四十多年,辗转十多个工作单位,如他在饭桌上感慨的,当官从政,别人是一步步往上呢,而他却是一步步往下。是历史造化弄人,他无怨无悔,回首前尘,作为一个在中国多事之秋时官员,他难免也有不得已的愧悔处,但岁月让他把一切都放下了,历史自有公论,他以晚年能与司马迁结缘而欣慰。张申,从一个普通职工退休后才开始写古典诗词,笔耕不缀短短几年,现被称为韩城古诗词界的泰斗。年过七旬的薛文惠,涉世之初身为教师,因一“莫须有”的问题而下放为农民,遂以农民身份走过大半生,但从未放弃过从小就爱之诗书,他可以说是名副其实践屡了“耕读传家”四字古训。晚年他更是对文字痴迷,有诗集出版,且他以七旬高龄甘愿为其学生、企业家、慈善家雷有生写传,弘扬其善行,监督鞭策其继续努力,以尽一个老师的职责。诗人陈文野先生,甘愿作人梯几十年从事文学杂志与报纸的编辑工作,其文学情怀可谓深厚;党康琪先生是韩城党家村人,常以其村出了个党治国先生为荣,他创作与学术兼长,对评点训诂有偏好,其对《白鹿原》的评点可谓深得明清评点派神采,惜乎暂无力付梓成书,不过能以打印稿与同道交流他已满足。杜景乐先生退休后,探寻韩城古代名人,以之为题材创作历史小说,现已经有多部历史小说问世。书法家杜穆生,一生精力传授书法艺术,以儒家思想要求自己,如在饭桌上有人戏言他是韩城最后一个说真话的人,我似乎能想见他耿直的人生风貌;刚年届八旬的书法家路灯,不同的人给我介绍他时,会不约而同地首先说到他人生坎坷历经苦难,似乎坎坷和苦难是对他最大褒奖。其实,这也正是所有艺术家的共同特征:敬慕苦难感谢苦难,苦难是最好的老师。看他临场泼墨挥毫,我对此深有感触,也再次思考他的名字,他就是甘愿做一盏普通的路灯,为后人有些助益。   韩城是古老的,也是崭新的。此次韩城行,也结识了许多中青年朋友。来自关中西府刘宏伟先生,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即扎根韩城在基层工作已经有二十年,业余仍从事文学批评与文史研究。与我同龄的冯增禄先生,从政之余热爱文学,已有两三部作品集正式出版。在文化部门任职的张欣女士,专业是音乐,弹得一手好钢琴,她热情豪爽的风采巾帼不让须眉,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们三者都可以说是以一种文化情怀来从政,他们在工作忙压力大、生活节奏快的当下时代,没有放弃心中那份文化情怀。还有老朋友、省残疾人作家协会主席薛云平先生,他亦文亦医,悬壶济世之余尚有两本著作问世。当然,正如短短的两天我们游览的地方必然有限,我们结识的人也更是有限,他们只能说是其中的代表。   如果要我总结此次韩城行的感受,简单说有两点,一是心存感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司马迁遗训,而我们残疾人作家大多由于身体客观条件所限,读万卷书或可,但行万里路就难了。我感谢组织此次活动的是王芳闻女士和郭永胜先生。作协领导王芳闻女士,积极筹划成立残疾人作家协会,关心残疾人作家的生活,为残疾人作家出版其著作多方协调。而企业家、慈善家、省残疾人作家名誉主席郭永胜先生,几年前初识他时,他说的知名度与美誉度之别,给我印象很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麾下员工也时刻不忘助人为乐。而第二个感受就是我对“名”的思考。此行给我很大的感受就是,生活在此地的文人艺术家们,都有一种尊师重教重文化的风气,都有一种对文化的尊崇,都以司马故里人而自豪。或许让外行来看,他们都太好名了,总乐于让人知道自己的一点文名,比如把自己的一些或正规出版或自费或打印的作品,与我们交流。在文学边缘化的当下,他们这种热情让我感动,也有太多心绪:他们为什么还要写作?他们写作难道只为一个名利?想想,我们写文章者,哪一个不爱名呢?而名为何物,确值得思之再三。古贤有训:求名当求千古名,求利当求千秋利。斯言大矣!值得我们每一个为文者铭之于心。圣人所说的立德立功立言,可以说司马迁是其代表。当然,求千古名,对于我们当代人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心愿,一种境界,对此,《诗经》有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司马迁当初何尝不也是持如此心态来写史记的。君子好名,来之有道。此好名非彼好名,其间落差不啻霄壤之别。此好名,舍己为公,自我牺牲;而彼好名,只求短时现实利益,名利一词,其重在一利字。文化的核心,就是人生价值观宗教信仰。而此好名,实际上也就是一种尊崇优秀文化价值观的表现,一种对真美善不懈追求。                   中年人癫痫治疗的方法卡马西平能长期服用吗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十堰治癫痫的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