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化石欲语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剧本
摘要:感悟生命,体验百味,纪录酸辣,和眼帘上抹抹感动。 (一)思绪在午夜的味道里独行   夜在空旷的幕布里走动,也在寂寥的心原上延伸。   初冬的天,高远纯澈,深邃透静。刚刚被风撩开的乌云,露出月亮若隐若现的影子,那娇羞漫射的青辉半遮半掩的跟随在它的身后,清清浅浅的透出缕缕寒气,渐走渐望在西去的归途上。   斑驳的树叶褪去了殷实的绿色,亮出最后的风景,碎裂成大地的营养,走向了新的轮回。稀疏的枝杈阻挡不了月光劲穿的威力,放开了顺畅的路程,那姗然前行的脚步趟过山川、大地,趟向浩渺。   缀满窗棂的青光将玻璃映射得靓丽一片,偷偷挤进屋子里的,游走在灰尘涂抹的四壁上,折射出细细的柔嫩,悻然的停靠在熟睡的床前,拥抱着她幽幽的暗香,轻抚着她光洁的肌肤,守护着她断续的呓语。   风不听使唤的将一扇窗悠悠开启,缝隙里流泻出的瑰撩将月光不知不觉的牵引。那脚步深处,错落有致的峰巅在娇笑吟诗;纤细骨干的大地在磨墨展纸;惊涛拍岸的浪花在追逐嬉戏;簇拥杂生的草尖在攀比风致……韵——是这里的主色,静——是这里的主人。这里,没有风的走动,没有尘的呼吸,没有雨的问候,没有冷的拥挤。一切都是那么的温软、纯清和精雅。   这是絮用泪铺就的地方,也是絮枉想了一生的地方。一生的时间陪葬;一生的目光洗礼,一生的钟情添加,一生的忧疼堆积,一生的苦念不弃,终究落成了这一抹恒古的希翼。   一道亮光扼住月的去路,那是延向时间深处的路灯,午夜的冷寒匿迹了白天的喧嚣,只有它还依然、固执的守候在原来的地方。寂静使它越发清怜,越发孤然。散发的浮光穿不出影子的束缚,只能短短浅浅的徘徊在触觉的轨迹里。   冷雨带着特有的清忧、细慢、冗长,时轻时重、时缓时急的盈盈不前,被阴湿帷幔了的宙宇缭绕在曼妙的雾纱中,天地似乎只有在它们的垂悯下才得以感觉彼此的温度。路基上被照亮了的泥浆发出滋滋的凝固声,顺着水走的方向霎时结成奇绝冷艳的花朵,青黛妙若的盛开在夜的寒香里。   寒意早已挣开太阳的束缚,冲出久已沉闷的围城,耐等北风思念的深冬。上弦月消失在西边的路头,可冷了真个苍穹的思绪仍在午夜的味道里隅隅独行……   (二)化石欲语   是谁染白了你的青丝?是谁刷皱了你的容颜?是谁撵走了你的长望?是谁风瘦了你的臆想?   是谁青涩了你的韶华?是谁厚重了你的灰白?是谁凝固了你的转身?是谁定格了你的忧伤?   一千年的等待,换来了一万年的许诺,一万年的许诺换来了亿万年的坚守,亿万年的坚守最终化成了永世不解的化石。   你不冷不热的生命里,谁是走过你眼眸里的不凋风景?你不言不语的神情中,谁是滑动你心底的凄然笔魂?你不紧不慢的心绪下,谁是流淌你哀婉中的深幽感动?你不离不弃的念想后,谁是跌入你红尘中的不败身影。   一次的不期而遇,结下了一世的惨淡寂伤;一眼的深情望视,铸成了一世的寸断柔肠;一丝的浅然悸动,化成了终生的地狱囚禁;一念的闪现约定,固成了永世不老的刻骨忧痕。   从此,你就这样,被遗忘在了鳄鱼背上;你就这样,被钉在了孤心岛上;你就这样,被砌上了不能焚化的悲伤。你的眼睛行走在无人触及的天地间;你的心声踏响在无人问津的寂寥中;你的肝肠碎裂在无人呼吸的荒辽中。习习夜风里有你声声的低诉;零零小雨旁有你细细的垂泪;炎炎烈日下有你盈盈的惨白;冷冷寒秋中有你哀哀的怜殇。   远古的海浪波岸,幽冥的地崩山移,火山的喷洒斥责,岩石的撕裂摔打,风雨的钝击冲刷……都没能改变你恒定守望的姿态。   潮起潮落,是海悲催的愤怒;日出日落,是海悲忧的脚步……   它看着你的枯,尝着你的涩,分着你的寂,一日日,一年年,一世世,直到走老了天际,走变了云彩,走丢了心声,走淡了神情,走定了心境。   它才明白,其实坚守的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是一个信念,而不是一个所得。   原来这才是物的真谛。   (三)红尘无爱   独自徘徊在秋,凭凄清的风,孤寒的雨,寂寥的荒野占据着我的心,那么幽静,那么寒凉,那么苍远,那么僻静。冷,能使我听到汗毛的打颤,痛,能使我听到神经的呐喊。   这个暗色的秋,如同这个暗色的世道一样,把以往秋的孤傲和丰美丢失得干干静静,能够彰显她壮美神韵和风雅致情的灵动跟感动早已不复存在了。留下的,感受的、触碰眼睛的就只有那灰灰的天,阴阴的气、森森的冷和诉不尽的怅惘、忧思、追忆了。    不曾想,是谁的泪滴寒了这清秋的惨美,是谁的惨美丰腴了这清秋的思绪,又是谁的思绪震落了这清秋的叹息。这叹息里揉进了扯不断的枯萎,跌满了斩不尽的忧怨,折裂了数不完的青丝,风干了缩不动的涩味,这涩味竟如此强得碎骨,亮得耀眼,衰的可怕……我想不通,也参不透,这四季的木轮下碾压了多少哀与伤,这日月的轮回里锻造了多少曲与折,那能是我浅世人生体味的。因为我历经的沧桑还不足以内炼到能和秋的对话,能明秋的全意。   独坐一隅,让泪,静静的滑落;让心,慢慢的死去;让情,渐渐的沉寂;让疼,丝丝的衰老;让往事,淡淡的远离,让感觉,步步的消退。走红尘驿路,懂红尘瑰美,别红尘魇焉,葬红尘忧伤。再度重回早已认定的清廖,那跳动着与狼为舞的时日,那倾溢着与气静默的空间,那流放着与山亲吻的风雨,那散落着与路交欢的暮霭……才真叫我无限的怀恋和无尽的沉醉。   我要回了,回到我的孤岛中去,回到我的贫瘠中去。那里的清纯才柔美,那里的安好才光鲜,那里的空气才营养。那里,我才能和我的狼重新去迎风笑、去看日过、去听水语、去陪草长……   回到该回的轨迹里,我可以好好疗伤。   因为这里的迷乱我很无奈,这里的惨伤我好无力。   (四)你是画影    一只温顺的小狗,一个健硕的背影,一袭浓黑的大衣,一头艳艳的银发,一溜稳稳的脚步,一束飒飒的凉风,一枚款款的落叶,一曲幽幽的小径,着成了一个季节里一幅永恒了的风景。   你给了我一瞥惊艳、惊魂、不愿折断的神韵;你给了我一抹恬淡、丰腴、携着安详的背影;这集智慧、文雅与高洁的背影,这汇风霜、宽浑与沉淀的背影,就耀眼的搁置在画面里,搁置在秋色浸染的幽径里。被风微微撩起的衣襟在频频招手,被冷严严裹着的路基在盈盈含笑,通向林荫深处的路把你刚刚抬起还没落下的脚步收定,别致的优雅,淋漓的姿容,透着满溢的从容。   圆浑娇小的狗,一身洁白的与你同行,不急不燥,不远不近,悠闲清淡的神情懂得在柔和的气氛里平添一份悠静,悠静中更突显出淡定。   路是脚的延伸,脚是路的声音,一人一物一景把相得益彰的美演尽。沉浸在眼前的圆融里我完全忘了自己,潮湿的心一下子润润的、柔柔的,温暖无比,一种强烈的渴望,一份飞驰的激荡,一枚欲焚的欲望在辽源上疾驰、嘹亮……路转枝虬,盘结交错,阻隔了我的视线,短浅了我的向往,可眸子穿透的林荫仍把思绪拉长……   草一如既往的绿,拥挤成厚厚的草甸密密扎在树下灰色的土地上。路沿上跃跃欲试旁逸斜出的它们被一次次的拦回修整,最终戎装焕发的站成了路的恋人。半红半枯的叶子轻卧在草尖上,游离在雨脚旁;拽着点点的黄飞临而下的仲秋,把一丝丝、一绺绺、一片片的草甸点亮,那绿中透黄、黄中峙绿的玄幻,在风搭建的舞台雨奏鸣的乐声中把浪漫的情怀燃烧。   那一刻,我真想浓缩成你脚下一粒土,凝成你耳边一缕霜,仰或,一片叶,一根草,一剂尘,只要能站进你的风景,那怕是最不屑的遗忘……都成。   她是它年的我?或我是它年的她么?               武汉去哪家癫痫病医院医治效果好武汉哪个医院致癫痫病好怎么预防儿童癫痫发作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偏方有效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