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记忆里的年味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剧本
无破坏:无 阅读:877发表时间:2018-04-18 15:29:15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最热闹、最重要的一个古老传统节日。据《尔雅·释天》记载:“唐虞曰载,夏曰岁,商曰祀,周曰年。”说明“年”的称谓从周朝就开始了。也就是说至今已有四千多年的辉煌历史了。   从我记事起,过年就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事。腊月刚刚跨进大门之时,我们就兴奋不已,整日念念叨叨着要过年。那时刚起床就盼着天黑,恨不得眼睛一眨就是二十边上了。二十边上也就意味着全村的人都将行动起来置办年货。冬天寒冷,万物都要休息,但村子里的人依然忙碌着,男人需要在冬天把来年夏天的柴火都备上,而女人常常聚在一起纳鞋底,细细的密密的针脚,都在一针一线、一拉一拽中完成,这样的布鞋好穿又耐磨,要过年了从老人到小孩都会换上一双手工纳成的棉鞋。对于不会做针线的人来说无异与一场浩大的工程,而这却是由妈妈一个人完成的。   女人在年前是最忙的,瞧瞧我们一家子人,奶奶为熏制过年前的腊肉忙得不亦乐乎,妈妈追杀完鸡又提起了鱼,我正马不停蹄地剥着大蒜,跺着生姜,在黑夜来访前还挖一箩筐折耳根。等食材备齐,妈妈和奶奶要一起做鱼、豆腐丸子、鸡爪、猪蹄等。这些东西吃起来香做起来也复杂,稍有疏忽口感就会欠佳,所以整天就能听见妈妈在喊:“妈,你尝尝盐淡不淡,够不够味……”奶奶就在一旁指挥:“再放点花椒,撒点香菜……”也许是香气惹得祸,这时候左邻右舍的人都会“走错门”。有来帮着干活的,有来提建议的,也有来吃的,热闹非凡,笑声能穿透千年的石板。   我不会做吃的,但特别能吃,吃前总是会和爷爷一起去祭祖。相传春秋时期过年最初就是为了祭奠祖先。孝道历来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能忘祖是人之根本。祭祖是有讲究的,着装要整洁,心中要虔诚,面带哀色,双膝跪地,磕三个响头。然后跪着上香,点蜡烛,烧纸,烧纸的时候不能抄动,以示尊重。最后在点燃一挂鞭炮。小时候总是被这种神圣的仪式感染着,祈祷祖宗保佑,心中虔诚,自带一份感动。   到了二十四,家家户户都要掸尘扫房子。据《吕氏春秋》记载,中国在尧舜时代就有春节扫尘的习俗。因“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的涵义。所以这一天更是马虎不得,从房顶到地面,从屋内都屋外,从各种器具到被褥窗帘,通通要洗的一尘不染,这意味着过去一年的穷运、晦气全洗掉了。我们每个人,甚至是每一件家具都将以崭新的面貌欢欢喜喜地迎接新春佳节。   腊月二十五是赶集的日子。这一天男女老少都癫痫病日常生活中预防与护理措施会背着大筐提着小篮,像朝拜似的去集市。城里来的卖家早就等候在固定的地方。一车车红的橘子,脐橙,黄的梨,白的香瓜,绿的人参果摆的整整齐齐。一袋袋米花糖,葵花,南瓜籽,花生像山一样的堆着。当然那些写满吉祥语的春联是必不可少的。最吸引我眼球的是那些在太阳下闪着金光的花花绿绿的糖果,它是每个孩子的诱惑。过年嘛!一年一次,大人买完了他们认为应该买的东西,自然也会满足孩子们的愿望。我最期待的是买衣服,口袋要又大又多,以便我去别人家能满载而归,颜色要红,以便藏几颗火炮不被发现,鞋子要轻巧,捉弄了弟弟妹妹也可以迅速逃跑。   备年货易,但是每家都能团圆并非易事。总有些出门在外的年轻人,年跟前都没能到家的,总有一些摊上事故失去孩子的家庭,总有一些孤孤零零没有伴侣的人。这些家庭在这个团圆的日子怎么办呢?自然是国家送温暖,邻里相互关照,要不老祖宗们怎么会说天下儿女一家亲呢!那时,我爸爸是村里的社长,年前就要把政府上发的济贫衣物,救济金,救济粮等发给贫困孤苦的家庭。我妈妈会帮着他们做饭,并且每次都邀请独自居住的徐奶奶同我们一起过年。   大年三十中午我们全家人一起上阵准备团年饭,必备的有:清蒸鸡、麻辣鱼、大豆炖猪蹄、菟丝子、牛肉干、青菜胡萝卜、年羹粉、凉拌黑木耳……荤素搭配,健康又营养,色泽鲜艳,预示美好,圆满。一桌子菜摆得整整齐齐后先祭奠祖先,然后点一挂炮仗,便从老到幼的顺序上桌吃饭。   一年到头,盼着团圆,欢乐,这一天的夜里大家一起守岁。烧一堆火围坐在一起吃着瓜子聊着天,等着辞旧迎新。小时候熬不了多久就瞌睡,奶奶总是用故事帮我战胜瞌睡虫。奶奶说:“每年的最后一天都有一个怪兽要来,它的角似弯刀,眼似火炬,身如巨蟒,头如猛虎,它张嘴能吃掉十头肥猪,一脚能踏死三亩的青苗,而且它会带来不幸和苦难。我们只有团结一致,点亮火光才能吓跑它。”为了庄稼丰收,为了健康快乐,没人在这天夜里与周公相会。而这一天晚上也是我们小孩子丰收的时刻。一个个地伸出白白的小手,摇头晃脑地唱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新年的号角声儿起,宝贝服用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的红包儿要藏屋里。”但是记忆里,红包真的武汉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只是在我兜里过了一个年,就落进了妈妈的保管箱里。   真正隆重的时刻还是数初一。一,本来就是个吉利的字,一心一意,一马平川,一气呵成,哪一个不是好事?这么好的日子,人人都早早起来,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打扮得整整齐齐,提上一挂挂火炮,出门走亲访友的时候,人未进门炮竹声先震天。王安石有诗云“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人屠苏。”此起彼伏,震天动地的炮竹声不仅营造出热闹气氛,而且象征着开门大吉,新的一年里红红火火,大吉大利。主人家听见炮竹声远远相迎,晚辈见到长辈先拜年,祝长辈人长寿安康,幸福绵延,长辈可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或者将糖果塞在晚辈的口袋里,以示祝愿。   年,这个古老的节日,在我的记忆里不像是传说中的野兽,更像是幸福的使者,它一来临,普天同庆,欢歌笑语,天地转换,即使寒冷的冬日也有了春的生机与希望。年年花开,岁岁凋零,走过的关于年味的记忆犹新。而那些关于年里蕴含的文化和爱在岁月的洪流中从不曾减退,源远流长。 共 22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