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星火五一】钟点工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剧本
南高镇是市区最大的个体服装加工基地,这里的整个一条街都是一些小作坊式的小型加工厂、服装厂、电脑绣花厂、机械印花厂、鞋厂等等。   我经营的是一家机械印花厂。   楼上楼下四百平米的厂房内有三台轧花机,两台高温定型机,几百个大小不一的丝网网框,九条二十五米长一米五宽的玻璃胶印花台面。   我的印花厂长期做活的一共三人,我和妻子还有一个印花师傅。印花轧花刮板抹胶基本是我和小师傅两个人做,妻子对玻璃胶过敏,她主要负责接送货。   我和妻子都没啥文化,小学都没上完,我当了兵,复原转业回到了邢台老家,结婚后就从贫穷的老家走了出来,学了点印花的技术,投资五万,购了点简单的设备,在这个小镇一呆就是五年,生意比原来大了很多,也有了固定客户。原因之一就是我有超前的印花工艺以及过硬的技术,比如驰骋的骏马,展翅的雄鹰以及各种logo图标,只要有花样我就能印。再就是不管是时装,牛仔裤,鞋面,被罩,床单,或是塑料,不管什么材料,我这里也都可以印。印好的花型经过水洗,刮,擦,搓等都不会变形掉色。原因之二就是我有一帮社会上的兄弟,这个镇上曾发生过几起打架斗殴事件,都是我挑起的。打架的原因,当然就是为抢行霸市。只要我和服装厂定好一种花型的价钱,别的搞印花的是没人敢往下砸价的。如果违背行则,我内心的凶暴会立马被激起,一定会去惩治他们的,轻则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重则把他们的设备毁掉。   规模,技术,痞气靠这些,在那一带我站住了脚并小有了名气。   这的活时忙时闲,活忙时就招几个钟点工。钟点工干的时间有长有短,长的一两个月,短的几天。大多都是随丈夫从农村出来打工的年轻妇女,女人照顾家和孩子,送孩子去学校的闲暇时间出来做份零工。也有初中刚毕业的小青年,偶尔有退了休的妇女。   我的改变始于一个女人的出现。   今年刚过完年,几家服装厂的活送了过来,小师傅回家过年还没回来,贴出去好几天的招聘广告,也没有一个人回应,我和妻子每天加班加点干到晚上12点。就在我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周六的下午,一个女人来我这里咨询做钟点工的情况。   女人留着利落的短发,带着一副黑框方形眼镜,素面朝天,打底裤,高筒靴,韩版上衣,脖子里一条和上衣类似颜色的大围巾,不到四十岁,个子中等,看起来高雅有气质。女人不化妆,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但是搭配在一起是那样得体。   “老板你好,你们厂子是不是在招聘钟点工?”女人很客气地问。   “啊,是的。”看女人的形象并不像想打工的,我并没抱太大希望。   “你们这的活不知道我能不能干的了?”女人很谦卑地问。   “没问题,很简单的。”我回了一句。   “一个小时多少钱?”   “价钱好说,你先干干试试。”   老板,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就是我有工作,只能下午五点钟来。   五点也可以,晚上多干会,并答应每小时给她八块。   我原来的钟点工一直是一个小时六七块,我内心还是想留住这个女人的,一个是这段时间活忙顾不到人,再就是我看到眼镜后面这双专注的眼睛,使我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几分好奇。   女人没有对我给出的价钱在进行讨价还价,而是从她的大包里拿出了一个外套,很利索地换了下来,看了一眼干活的程序,埋起头,目不转睛地铺起了案子上摆放的一个个布片。   我想象着这个女人的日子一定不太好过,应该也是为钱所困扰吧,不然谁会除了八小时工作外,还出来干这么辛苦劳累的活。   印花台面需要不定期刮胶,目的就是让需要印花的布片固定在案子上。   我提着胶桶,戴上胶皮手套,拿着刮板,一个案子一个案子的准备刮胶,女人干完手里的活,问,老板,下面干什么活?   我说你先休息一会吧,牛仔裤兜印花的活马上送过来。   她随手拿了旁边一个刮板,戴上胶皮手套,老板,来,我刮第一遍,第二遍刮胶要匀,你刮第二遍。等牛仔裤兜的活送过来,正好刮过案子上面的玻璃胶也干了,这样不窝工。   我还是第一次听一个钟点工替老板考虑窝工的问题。   我心里很是高兴,因为我用过临时工没有一个人肯主动来刮胶的,刮胶的活不但累玻璃胶的气味刺鼻呛得流泪,所以刮胶的活从来都是我自己干。    女人在我的前面刮着第一遍胶,我在她一米远的侧面刮着第二遍。   在我俩配合默契的情况下,楼上六条二十五米的案子很快刮完了胶。印花的活也送了过来,一点也没误工。   很多时候,是女人一个人在楼上干活,她会很仔细的一项项的把活干完,每干完一种,会请示下一种活怎么干。她干活又快又仔细,我们很是放心。   一次我们之间隔着一米五的台面,对脸干着活,她铺鞋片,我印花。   女人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老板,你们的工作简直就是一门艺术呀!   “艺术”这个词,我似乎已经淡忘,因为周围人只知道钱。根本和艺术沾不上边。   我惊讶地问:“这也叫艺术?”   你看呀,一匹驰骋的大马,周围是形态各异的几只小马。而且颜色搭配也好看,不同的鞋面布料搭配不同的颜色,整个图案不像徐悲鸿画的一幅《奔马图》吗?   我有些兴奋,似乎觉得自己也上了一个层次。   这个女人的素养使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不时朝她张一眼,观察着这个女人。   当我突然留意她那瞥眼神的时候,看到的是清澈,内心坦荡,温暖,笃定,自信。她偶尔抛出一眼,那样的眼光是我平生所未曾见到过的,从那以后每一次和她的对话,我似乎不太敢正视她的眼睛。偶尔还会心惊肉跳。我说不出,为什么对这个女人了解不多,却有这样的感觉。   她每天不是早到就是晚走,辛苦熬夜做钟点工的日子并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显出无奈。   我也阅人无数,这个女人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而我呢?   其实我不过是一只四处觅食狂咬乱叫没有灵魂的狗而已,还曾带着满满的自信在她面前显示我老板的优势。   有天她突然问我:“老板,你纹身?”   初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春,乍暖还寒。我一直穿着厚厚的毛衣和外套。   我沉默半分钟,没有直接回答她,“你怎么知道我纹身?”   我忽然捕捉到自己心里对她有一点点喜欢的闪念。   她说在你蹲着打电话时,露出了腰部,我一扫便知道你纹身了,但是我始终琢磨不透是什么图案。   她的问话,立马让我心情愉快起来,当老板的自信心膨胀。   “你猜猜。”   “是龙?……鹰?”   我笑笑,“都不是,是一朵大的纹满背部的彩色莲花图案。”   你刚才在腰部露出的冰山一角癫痫病的预防方法有哪些呢?原来是一片托起的莲叶呀?你纹的这个图案可真高雅。   我俩同时大笑了起来。   后来我边干活边告诉她我的光辉历史。怎样一步步打拼到现在并在这个行业站住脚,怎样带着一帮弟兄扣下他们的车,又怎样打残过一个搞印花的人,最后陪了钱了了此事。   一开始我眉飞色舞地讲,她还有所回应,后来她不说话了,我越讲越没了底气。   最后她劝我一句:“老板,好好做吧,别在打架了。善心待人,纳百川才能成大业。”   曾经有多少朋友劝我收敛,我丝毫听不进一点。女人刚才的话,如醍醐灌顶,顿时让我清醒了很多,眼前出现了一年前因为弟兄们出手太重,把一个男人的头部砸出了一大口子,女人跪在地上抱着她丈夫求他们放过他们情景。   此时有了一种猥琐的感觉。   随后又问我,莲花,莲花……,你不觉得你纹的这个花中君子很耐人寻味吗?   幸亏她一直低着头干活,看不到我的尴尬表情。   她又说该把规模扩大一些,我想以后的服装行业的发展是离不开我们印花行业的,因为印花为服装起到了画龙点北京权威癫痫病医院在哪睛的一笔。   我说是的,我也有此想法,下一步想上新设备,新工艺呢。   这个女人的言谈话语中有一种我无法看清自己的宏达愿望。这是一个能让无情的人动情的女人。她没有一丝的残酷。   很多时候,她会替老板考虑问题,并帮我主动提出建议,总之是为了使印花厂既能提高效率又能节省人力。   本来钟点工就是按时拿钱的,但是她从来都是看活的忙闲,即使晚了,她也要干完手头那批活才走,在时间上她从不去斤斤计较。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大的是别人看不见,想也不敢想的。   我长期聘用的那个师傅从老家回来了。   女人看到印花的活不太满了,便提出了不干的要求,其实我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辞退她。说实在的,女人在我这干了半个多月,时间不是很长,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因为我从没遇到过像她这样的钟点工。但女人很识趣,说如果活忙了可以再打电话给她。   后来一段时间我忙于租地的事情,我把南高镇北的一片到处是杂草,野树,坑穴的地方租了下来,大概三十亩,签了二十年的合同。我的初步设想是盖一座三层高楼,建一个印花工业园,把几十家小型印花厂都集中到一起,让这里成为全市最大的印花生产基地。   当厂子里再次缺人手时,我又想起了那个女人,我拨通女人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却是一个中年男人,说根本不认识我说的那个女人,手机是他一个月前新买的,手机和这个号码是捆绑的。   我大失所望,痛恨自己当初没多留下她一点联系方式。   如今,活忙时我仍然是雇佣钟点工,只是无人能和那个女人相比,她们都跟我锱铢必较,不肯早来半分钟,也不会多干半分钟,干起活来属于耗时间的那种,得空就歇。 共 34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