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证据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墩子每次从地里回来都抑制不住满心的喜悦,今年玉米有价钱,市场收购价一块二一斤,又恰逢丰收年。墩子今年种了四亩多玉米,按每亩1000斤算,种的这些玉米的收成比种任何作物都要划算。并且玉米的生长期短,收了玉米,照样可以种麦子,一年两茬,只要多往地里上些肥料,麦子照样不少打。墩子越想越欢喜。   玉米熟了,这一天一早,墩子开着三轮车和媳妇儿去地里掰玉米。中午回家时捎了些掰好的玉米,匆匆吃了口饭,下午上工一直掰到太阳落山。第二天一早,夫妻俩又出发了,又干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终于掰完了地里的四亩多玉米,墩子夫妇俩才松了一口气。那一个个足足有一尺长的大玉米棒子,在墩子家的院子里堆成了一座小山,墩子夫妻俩望着这小山,脸上笑开了花。   怕过几天有雨,也怕这么多玉米堆在一起捂坏了。接下来的两天,墩子和媳妇儿没敢松懈,他们赶着把这一大堆玉米棒子统统剥光了皮晾在院子里,墩子媳妇儿的手指都被磨破了,生生的疼。   这几天,墩子夫妇俩都累坏了,但也不肯闲着。晚饭后,他俩一边看电视,一边扒拉玉米棒子。墩子家有一个简易玉米脱籽机,手搅式的,在上面的机嘴里放入玉米,转圈搅动,玉米籽儿就哗啦啦地落下来,随后吐出玉米棒子。这本是体力活,可一边看电视一边干活就不会觉得累,觉得乏味了。每天晚上,墩子和媳妇儿看三集电视连续剧,就能顺带着扒拉两大袋玉米籽儿。夫妻俩觉得这样子挺好,看电视与干活两不耽误。   看完电视,墩子媳妇把玉米籽装满袋子,墩子扛着沉甸甸的玉米籽儿,攀上梯子,解开口袋绳子,“哗”的一声倒在自家平房顶上。房顶上面干净,也可以逃脱家禽糟蹋,还便于晾晒。   墩子父亲死的早,无家底,全靠他自己的奋斗,日子过得并不富裕,只有四间矮平房。平房冬天冷得像冰库,夏天热得像蒸笼,墩子打算这两年攒点钱续个二层,不为排场,只想住的稍稍舒服些。   墩子今年四十多岁,矮矮矬矬的个子,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扛着一袋玉米上梯子不在话下。只是今年的玉米丰收了,粒儿大,产量高,近几天活儿又赶的紧,墩子不知道自己一共扛了多少袋,今晚当他扛完最后一袋玉米时,腿都有些发软了。   为了收玉米,这几天,墩子和媳妇儿是累得够呛,倒完玉米籽,洗漱完毕就上床睡觉了。      二   夜里,墩子迷迷糊糊睡得正熟,被媳妇儿推醒了。墩子揉揉眼睛,朝媳妇直嚷嚷:“怎么了,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媳妇儿急忙捂住墩子的嘴巴,凑到他耳边,悄悄地说:“我醒来一会了,怎么一直听见咱家房子顶上有声响呢?是不是有人在偷咱家玉米呀?”   墩子屏住呼吸,侧着耳朵仔细地听了一分钟。他小声地对媳妇说:“好像是有响儿,你睡吧,我出去看看是不是有情况。”墩子麻利地穿上衣服,拿上手电筒,轻轻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院子里。夜深人静,此时正是夜里1点多钟,墩子在院子里听到房子上的声响越来越清晰了,分明是挫玉米籽儿的声音。“还真是有贼!”墩子心里嘀咕道,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院子里并不太黑,一轮明月挂在中天。墩子迅速在墙角找到了一块砖头,蹭蹭蹭,三两下就顺着梯子爬到了房顶。定睛一看,墩子震懵了,他不敢相信,借着月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半蹲着身子,正在忙着往口袋里挫玉米籽呢。   “你在哪干啥呢?”墩子大喊一声,同时用手电对准了那人的脸。看清楚了,不错,偷玉米的正是墩子房后邻居二杆子。二杆子和墩子家是隔壁,前后院,墩子可以在院里搭个梯子上到自家房顶,二杆子在自己院里也可以上到墩子的房顶。   墩子气得说不出话来,语无伦次地说:“你……你为啥……要偷我家的……玉米呢?”   “我……我……”二杆子支支吾吾无言以对。   墩子气得脸色发青,忿忿地说:“怪不得我媳妇儿白天上房摊玉米时老说每天往房子上倒玉米,怎么就不显得多呢,原来是被你给偷走了!”墩子挥起手中的半截砖头朝二杆子砸去,说时迟,那时快,一贯心思诡异的二杆子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墩子面前,头磕得像是捣米:“对不起,墩子!我错了,我不该偷你家的玉米。我家还有之前偷的两袋,我这就去给你扛过来。”   墩子看着眼前跪着的二杆子痛哭流涕,可怜兮兮的,有着十二分的悔改之意,心软了,立刻相信了他的话,手中举在半空的砖头慢慢地放了下来。二杆子倒掉了袋子里的玉米籽,把空袋子扔回院子,顺着放在自家院里的梯子慢慢地下去了。   墩子在那傻乎乎地等着二杆子给他来送玉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夜色越来越深,月儿也在慢慢西移,还是不见二杆子的身影。墩子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下了房子,急忙去找村里的两位干部:富贵和大龙。   当墩子把两位村干部带到二杆子家门口时,二杆子家的门却上了锁。三个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墩子有种越来越强烈的预感,他指定是被一向诡计多端的二杆子给骗了。   二杆子家在村口盖了一间磨坊,他晚上经常在那照看电磨。他们又立刻赶到了那里,村干部敲开了二杆子家磨坊的门,二杆子披着衣服装模作样地眯缝着眼,打着哈欠说:“半夜三更的你们找我干啥?”   墩子一听立马火了,被偷又被作弄的怒火瞬间烧红了他的眼睛。他挥起铁锤般的拳头照着二杆子的脸就是一击,还没等两位村干部反应过来,鲜血就顺着二杆子的鼻子、嘴角流了下来。二杆子长得和他的名字一样,高高瘦瘦的,他没提防墩子突然大打出手,眼冒金星,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摔到旁边庞大的电磨机上。   两位村干部及时制止了墩子的冲动,并从中调解。富贵拿出了村干部从未有过的威严,面向墩子说:“有事说事,不能动手。”   又转向二杆子:“你也别嘴硬,人家墩子咋没说别人偷他家的玉米,半夜三更去找别人家呢?老实说,咋回事?”   二杆子毕竟做贼心虚,低着头,嘟嘟囔囔地承认了偷墩子家玉米的事实。大龙问二杆子:“那你说咋办?”   二杆子低着头不吭声。最后富贵说:“要不,二杆子你现在就去把那两袋玉米扛过来,再给墩子300块钱作为赔偿,如何?”   二杆子理屈,虽不太强愿,却还是张了张嘴,叹了一口气,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就在这时,二杆子在县城做生意的姑娘与姑爷闻讯赶回来了,二杆子家没儿子,就俩姑娘,大姑娘入了赘。这姑爷做生意全靠一张嘴,能说会道,见过世面,见到墩子马上满脸堆笑,递上香烟,说:“叔,对不起,我爸错了,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这一回吧!您看,待会儿我去把那两袋玉米给您扛过来,再给您500块钱,您看行吗?”这姑爷是明眼人,知道老丈人理亏,想尽快息事宁人。   按说,事情到了这样解决的地步,也可以说过去了,可是墩子却表示不同意,蹬着眼睛说:“给我拿2000块钱,少一个子儿免谈。”   墩子的坚持让两位村干部也感到很为难,他们无奈地摇摇头。富贵把墩子叫到屋外调解,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人家都向你赔礼道歉了,也答应了赔偿,都乡里乡亲的,差不多就算了。”   没想到,墩子却一扭头,固执地说:“叔,你别说了,从此刻起,说一次情加500。现在二杆子必须给我拿2500。”   真是好赖话不听,油盐不进,此刻的富贵也没辙了。“你们要是这样,这事我就没法管了!”最后他抛下这一句话和大龙摆摆手离开了。   不管就不管,反正事情又搁不烂,况且是咱占着理呢。墩子想。他就回家睡觉去了。      三   第二天一早,墩子吃过早饭就骑着摩托车去派出所报案。走进派出所屋子,墩子简要叙述了事情的经过,派出所民警听他说完,问墩子叫啥名字,墩子以为人家是要立案,立马响亮地说出了自己的姓名。这时,值班民警却从抽屉里拿出手铐铐住了一脸惊愕的墩子。   “我是受害人,为啥铐我呢?警察同志,你们搞错了吧!”墩子着急地喊叫。   “没错,铐的就是你,昨晚有人报案,说你故意伤人,严重侵犯人权。”民警告诉墩子。   原来,昨晚墩子从二杆子磨坊回家睡了觉,人家二杆子一家人可没闲着。他女儿女婿连夜把二杆子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并且到派出所报了案。先下手为强,变被动为主动,二杆子给了墩子一个措手不及。   太阳逐渐西移,火红的夕阳映红了半边天,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墩子媳妇在门外的大路上焦急地望了好几回,始终不见墩子的影子。“咦,怎么回事?报个案需要这么长时间吗?”她的心里泛起了嘀咕,开始不安起来,连晚饭也没心思给孩子做,就跑着去找大龙和富贵。富贵答应第二天一早就上县城探个究竟。   “能有什么事呢?咱可是受害者……”墩子媳妇在心里嘀咕了一夜,不安了一夜,一下眼都没合。   第二天一早,派出所八点刚上班,富贵与大龙就赶到了。问清了情况,大龙火冒三丈,嚷嚷道:“岂有此理!被告竟然把原告给告了,这也太滑稽了吧!这世道还有没有公平正义?”富贵摆摆手示意大龙别动气,接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派出所民警讲了一遍。民警对墩子深表同情,说已经立了案,不能随意放人,人家告墩子故意伤人有人证,俩村干部都在场,可是墩子说人家偷他的玉米没有证据。   俩村干部碰了一鼻子灰,无奈只好回家了。墩子媳妇听后气的差点晕过去,她想起了一位在县城某个单位担任一个不小的领导职务的亲戚,马上动身去找他。墩子媳妇也不是要走后门,现在只求人家尊重事实,主持正义放了人就行。亲戚问明了情况,说,不管事实如何,人家先报的案,并且已经立了案了,就不太好说了。你说人家偷了你家的玉米,那得拿来证据呢。而咱家墩子打人,人家可是有证据在手啊。这说辞几乎是和派出所民警一个意思。   这世上真没有说理的地儿了啊,墩子媳妇觉得憋屈啊,长泪短泪一股劲地流。亲戚看她哭得可怜,说他可以打个电话试试情况,尽力帮忙。   结果是和想象中差不多,派出所的人可能也给了这位领导一点面子,答应即刻放人,但是要想让人家撤案,息事宁人,墩子家还得出点血,让墩子媳妇先去医院看看人家二杆子,把“礼”做到前面,随后再请人家吃顿饭。墩子媳妇十二分的委屈,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又无可奈何,为了让墩子早些出来,只好买了一箱奶,去医院给二杆子送了去。   接着,墩子出来了,墩子一家和二杆子一家还有村干部在一起吃了顿饭,就算是“化干戈为玉帛”。村干部富贵在饭桌上说,都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该咋样还咋样,这一页就翻过去了,谁也别耿耿于怀。话是这么说,其实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墩子吃了个哑巴亏,心里憋屈。   这一顿饭墩子与墩子媳妇都没吃出什么味儿,相反,把委屈与眼泪都吞进了肚里。墩子觉得自己真是窝囊到家了,被人家偷了玉米,结果还请人家吃了饭。饭后,墩子阴着脸,死活不掏钱,没办法,大龙只好先给垫上。   回到家里,墩子越想越生气,他后悔自己当时咋就轻信了二杆子的话呢。要是一直揪住二杆子不放,保留那个现场的证据,然后叫醒妻子,让她去把村干部叫来,看看现场,无论二杆子再诡计多端,也百口莫辩。或者,事发后,当二杆子的女儿女婿给他赔情道歉的时候,自己就该顺着这个台阶下来。唉!也怪自己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太冲动太贪心了,结果气没出了,便宜没捞着,却吃了个大亏。可是,世界上就是没有买后悔药的,他恨自己蠢,恨自己笨,明摆着自己占理的事,咋就给搞砸了呢?是自己亲手毁了证据,让人家占了上方,越恨越气,结果一下子就病倒了。   墩子媳妇给墩子请来了十里八村有名的郎中,抓了好几副药,就是不见病情好转。郎中说,墩子这是心病,光靠吃药不行,得放下心结。   村里有和墩子家关系不错的,经常来墩子家坐坐,陪墩子聊聊天,给墩子宽宽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墩子的身体稍稍好了些。   可是没想到的是,自从墩子请了二杆子一家吃了饭回来后,二杆子一家倒是硬气起来了,二杆子他闺女故意找事,整天在墩子家门口骂骂咧咧,叫着墩子媳妇的名字,大声骂:“谁说我爸是贼,我爸偷过谁家东西?××你出来,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村里人谁都知道这其中咋回事,有人捂住嘴巴暗暗笑,说道:“这还敢大声吆喝,还不嫌丢人,唉!”   墩子气得唉声叹气,媳妇儿吓得不敢出声,也不敢出门,一天趁着天黑时,拿着几件换洗衣服去了娘家,躲了些日子。   湖北癫痫病病因是什么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湖北哪里看癫痫病荆州哪所医院治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