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浪花】登泰山游(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说起泰山,那还是小时候,读李健吾《雨中登泰山》的散文之中领略过。那优美的文字,勾勒出一幅幅诱人的山水画卷,令人陶醉不已。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泰山集佛道两教于一身,文化底蕴深厚,居五岳之首。曾暗誓:长大以后,一定要用自己的脚步,亲临丈量一番,过过仙人之瘾。

岁月匆匆,身影拉长。每每听到列车广播里介绍泰山的时候,我忍不住向车窗外瞧瞧。望着葛大爷头顶似的山峦,心里感慨万千。临而不登,似有却之不恭之嫌。列车呼啸而过,像欠下泰山一笔文化账似的,心里十分失落。一直追问着自己,啥时能如愿偿还啊?

恰巧前段时间,母亲打来电话,说要来烟台玩。我心里十分高兴,忙问她身体如何?能否爬泰山?一向报喜不报忧的母亲,呵呵一笑,说她身体杠杠的,爬坡下坎的啥都能行,叫我放心吧。最后,她还不忘调侃一番:“那泰山才多高啊!不照样踩脚底下。”

不用猜,这准是母亲在忽悠,其意不让我分心,好好在外地安心工作。因为,母亲身体一直都不太好,气喘老犯,走路太累,心跳就厉害,甚至没法挪步的程度。知母莫过于子嘛!母亲这点心事,作为儿子的我,岂有不知之理。于是,我哈哈一笑说:“来泰山一登,那就能辩真假哟。”

7月25日登山那天,一下火车,我们直奔天外村。看来母亲的状态不错,尽管天空飘浮着雨绒丝,地面也湿漉漉的,她神采飞逸,身形矫健,步履如飞,根本就瞧不出是一位七十多岁气管不好的老人。我们走多快,母亲就跟着走多快,动作麻溜,无一丁点拖泥带水。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心里暗喜:母亲的身体,还真是杠杠的。

远远地,远远地就瞧见,山底下矗立着几根石圆柱,心想:那一定是山门的地方了。我们迫不及待地走近一看,原来此处隐藏着一个转运车站。十二根雕龙各异的石雕圆柱,分列进站口两旁,犹如礼兵卫士一般,欢迎着远道而来的游客。

有雨山戴帽,无雨下河罩。浓浓的白雾,缠绕于山涧,仿佛像飞舞着的白棉绒丝一般,包裹着山的上半身,羞羞答答诱惑着,就是不让人瞧出啥模样来。不好,估计要下雨。大伙赶紧备好几件雨衣,如皮球一般被塞进车里,等待出发。

黝黑的盘山公路,如一条黑丝带,从山涧飘撒下来,时而手挽山臂,撒欢亲呢着,说啥都不肯松手;时而又隐入密林之中,与人捉弄迷藏。前行的车更似蜗牛,生怕一个闪动作,会把人抛出车窗外似的,甚是小心翼翼,一步一个脚印,逶迤攀援而上。

我临窗而坐,附耳盯瞧着车窗外,心里默默期待着,也能瞧见李健吾笔下描写的那七股大水的奇观。刹那间,眼前浮现出七条水龙来,一字排开,从桥孔喷泄而出,抛划出一条条银白色的弧线,怒吼着,重重砸响乱石,飞溅起一粒粒珍珠,飘入波光粼粼的水中,逐渐荡漾开去。

“哎,这水库咋个没水呢?”不知谁的一声叹息,将我从恍惚之中惊醒。定眼一瞧,偌大的水库之中,仅覆盖浅浅的一层水,甚至有个别地方,还没淹过鹅卵石的脚跟。

“是呀,怎么水这么少呢?”我也甚感惊奇,嘴里喃喃自语,“莫非,莫非水也被吕洞宾渡上天养虬哪?”

“哈哈,也许可能哟!”一江西老表质疑说,“不然,不会青松低矮、山竹纤细稠密。”

他这一说,我才注意到,公路沿线的青松,形如蘑菇,矮矮的,不像老家的青松那样高大挺拔,可盖房屋之用;老家的山竹,那就更不用说了,稀疏有致,节节试比高,粗壮有力,常可编制成农活家什用。我心里嘀咕着:同样是山,同样也长着树与竹,为啥泰山就比老家的山出名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或许“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吧!泰山曾有十二位上古帝王在此封禅,岂能不闻名于世?

前行的车,一弯又一弯,一拐紧接着一拐,刚驶入云雾里,戛然而止,原来已到中天门。一下车,望着五米不见人影的云雾,脑洞大开的我,突问驾驶员师傅一句:“一路上来,共拐了多少个弯拐呀?”一脸茫然的他,不知所措,盯瞧着我,摇了摇头,说他不知道,也没数过。我哈哈一笑,留下一句“九弯十八拐嘛”,便搀扶着母亲步入云海里。

浓浓的云雾,啥也瞧不见,美丽的风景,也只能在脑海里打转。一上索道缆车,人如装在半空中竹篮里一般,心里悬吊吊的,一点底气儿都没有。紧紧抓住扶手,不敢向窗外看(即使看,也仅见云雾),生怕一不小心就坠入云海,捞不起半个人影来。缆绳噗噗一响,心里更是毛骨悚然,额头冷汗直冒,趴在一旁,不敢吭半点声响。我就这样囧着,好似一偷渡贼,坐着飞铁笼,悄悄地向南天门摸索而去。

直到下索道缆车,脚着地儿,我悬着的心才算平缓些。见母亲气息有点急促不稳定,便故意问道:“您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我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母亲心里也当然知道,究竟是啥意思。她伸伸腰,叹了一口气,望着我淡淡一笑,又故提虚劲说:“嘿嘿,没事!若不信,那就来看看咱俩谁走得快些。”

我微微一笑,心里暗想:您就继续装吧!恐怕老鼠拖拖鞋,大(难)的还在后头哟!

沿着石步阶梯攀援而上,两边的云浪翻涌而来,前面的人影仿佛像脚踩云雾,缓缓而去,甚是到了如仙之境地。没挪几步腿,便隐约瞧见一高大石牌坊门,耸立于云雾之中。一些游客逗留于此,不是拍照留念,就是躬身弯腰,学着千里眼顺风耳天神的模样,左瞧瞧,右看看,附耳聆听一番,偶尔还呼喊一声,哟呵呵!瞧看天地之间有无回音。

正在我惊奇此处叫啥名时,只见一导游领着人群踏云雾而来,介绍说这就是南天门牌坊。南天门牌坊,根据中华古代神化故事传说而建,它是进入上天的第一道关隘门,据说由托塔李天王镇守。所有的王公大臣,皇子贝勒们,包括皇帝在内,到此通通落马下轿,须徒步越过天街,登山到玉皇顶,观看日出或封禅等活动。皇帝走正门,其它一杆人等,则只能从侧门而入。“请大家走正门通过,也享受一番皇帝般的待遇。”该导游如是说。

天街,依山而建,街面宽大,能并排跑两辆马车;内侧修建着商铺、饭店、旅社、红十字会等设施。一腿迈入天街,那就意味着身份的悄然转变,嘿嘿,悄悄地告诉你一声,已是仙人啦!不信,你看五米之外的游客,云雾缭绕,只见其头身,不见其脚跟踩地,这不正是神仙出场的模样么?至此,俺才彻底明白:为啥今天是浓雾弥漫,原来是上天早有安排,让咱们也过过当神仙的瘾。这机会岂能错过?我们一路闲逛庙宇、观石刻,甚似闲庭漫步,向玉皇顶游荡而去。

雾越来越浓,石步阶梯也越来陡峭,前瞧不到头,后望不到尾。或许雾太浓、空气又稀薄的原因吧!明显地感觉到,母亲的心跳在加速,气息急促不稳定,脚步逐渐放缓,甚至于有些不听使唤,她几次欲停下休战,不再攀爬前行。望着母亲艰难的神色,我也只能是一股劲地鼓励着她,不要轻言放弃,相信自己能行,坚持、坚持、再坚持,一定能攀爬登顶。

走路不怕慢,只要不倒战,曙光就在眼前。我搀扶着母亲,攀爬一段石步阶梯,稍稍舒缓一下气息,又继续前行。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经过一番不懈的努力,我们越过碧霞祠,略赏一番崖壁石刻字,终于抵达五岳独尊处。看看母亲疲乏不堪的脸色,又瞧瞧那刚劲有力的“五岳独尊”几个大字,心里感慨良多。于是,劝母亲在此拍照一张留作纪念,然而,拍照的游客众多,彼此都争先恐后,也只能草草照一张了事。

一番休整之后,又向最高点玉皇顶挺进,母亲却打起了退堂鼓,说啥她都不愿前行。估计她心里也知道,石步阶梯直插云霄,望也望不到尽头,估计接下来的路会更难,一直这样走下去,啥时才算个头啊!身体不仅吃不消,而且还会拖累到我们,不如干脆到此为止算了。一旁愣住的我,反复看了看母亲的身体状况,又瞧了瞧山上隐约可见的庙宇,便竭力鼓励起她来。

“您身体能行,要相信自己,再坚持坚持,最多还有二十多米就登顶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来一次登泰山,眼看就要登顶了,您却放弃,好像不是您的性格哟。哎!这次之后,不知啥时我们还能再一起来登泰山哟。”我指着山上约隐约现的庙宇,又使出迂回战术鼓励道,“再说,您爬泰山登顶了,以后在几个姨娘面前也好吹牛噻,说自己身体杠杠的,泰山那么险峻陡峭,照样能踩脚底下。瞧您这身体,岂能不令人羡慕?”

我的一番花言巧语,又点燃母亲攀爬的激情。她看了看我,略略一笑,啥也没说,就提步攀登起来。看着母亲一步一个台阶艰难地攀爬着,我心里也一直纠结着:小时候,望着老家崎岖蜿蜒的山路,说啥我也不肯走,母亲就一直鼓励着我说,路一定要靠自己走,才会走得更远;今天,我,我也鼓励着母亲,坚持再坚持,自己一定会登顶。不知这鼓励是否妥当?心里千万次追问着自己,却终不能寻到答案。

攀登至玉皇顶,站在庙前阶下院坝,一股清风扑面而来,感觉凉爽极了。四处眺望,云海茫茫,虽瞧不见重峦叠嶂的山峦,心里却是特别的舒畅。因为,母亲在我的鼓励之下,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攀爬登顶,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不是终于登顶了么,感觉怎么样?”我微微一笑说,“只要坚持到底儿,还是能胜利的哈!”

“嘿嘿,就是你……”母亲稍稍舒缓一下气息,指着玉皇庙说,“我在此休息一会儿,照看着背包,你们进庙里瞧瞧。”看着面前仅有的几十步陡峭梯阶,我不再劝说母亲登阶进庙,而是卸下自己肩前后的背包,独自登梯阶进庙闲逛起来。

玉皇庙的正房,玉皇大帝端坐其中,身旁贴身而坐的是紫微大帝和真武大帝,两侧分别端坐着武将托塔李天王和文臣太白金星,主持天地之间诸事;左厢房端坐着财神爷,保衣食无忧;右厢房端坐着南海的观世音菩萨,保平安无事。一些游客正虔诚依次烧香磕拜着,祈求着诸神能保心事如愿以偿。一看庙里这格局,就知道佛道两教有机统一,华夏历史文化源远流长。

闲逛了一圈,我迈出玉皇庙,下台阶走到母亲的身边。拾起一背包,我故意地逗趣说:“到了玉皇大帝的门跟前,您不进去瞧瞧,他们可是保万事大吉、身体健康、衣食无忧的主哟!”

母亲一听我这言语,抓起一背包背上肩,蹭蹭几下就登上梯阶,大步流星地就进了玉皇庙。我赶紧也跟了进去,心里暗暗窃喜。只见母亲站在房门口,躬身双手作揖,嘴里默默念叨着,她一一向诸位神仙祈求之后,才走出玉皇庙。

还真别说,母亲从玉皇庙迈步出来,步伐轻盈了许多。我们相觑一笑,啥也没说,前往观日出的大石板上,咔咔几声留影之后,便收拾行囊原路返回。刚到天街,豆大的雨点,如筛豆子一般,与我们握手相拥。不一会儿,噼噼啪啪下起大雨来,整个天际雷公轰鸣,白雾腾飞飘移,街面上卷起一朵朵白浪花来。游客们纷纷寻找能避雨的地方,或者购买雨具,冒着大雨继续前行;而我们一行人,及时躲避在红十字会的屋檐下,静观其变。

雨哗哗直下,一阵比一阵急促,好似在进行着一场接力赛,稍稍平缓一下气息,又逐渐强劲起来,啪啪拍击着大地的胸怀,尽情倾吐着自己的心声。看样子,雨没打算停下来的意思。难道是上天安排我们留宿于天街,也体念一把仙人般的夜?我心里凉丝丝的,那该咋办呢?

佛曰:“尘归尘,土归土。”我原本一介凡夫俗子,岂能贪念一把仙人般的夜?不能,绝对不能。我从哆嗦之中顿悟过来,整理好雨具,搀扶着母亲,又迈入大雨之中。刚出南天门牌坊,雨稀渐停,雷公休憩,白雾如丝,一切静好。

站在南天门城门洞向下俯瞰,紧十八盘如倒悬挂的天梯,直抵峡谷之中,望不到尽头。登山的游客,如蚂蚁一般,从峡谷之中不断涌出,沿着天梯攀爬起来。我伸腿试着踩了踩天梯,心里颤颤的,不敢挪步。鼓起勇气,一脚踩上去,一阵大雨袭来,我慌乱地又缩回城门洞里,痴痴地待着,聆听着雨的倾述。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看呀,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大雨一停,我们一窝蜂似的窜出城门洞,踏上陡峭的天梯。每迈一步台阶,脚腿都是颤颤的,根本就不敢同时观瞧四周的风景。即使想观瞧,也需停下脚步来,叉着八字脚,或攀附着安全绳,扫描似的挪过,然又继续前行。“噗噗噗,噗噗噗……”一阵急促声传来,吓得我心里一惊,忙抬头一看。原来是大哥迈腿下台阶时,脚跟未站稳,连滑下好几步台阶。幸好,他及时调整好姿势,止住了下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场虚惊之后,我搀扶着母亲,建议大家侧身横着脚,增加与台阶的接触面,一步一个台阶踩稳之后,再迈下一个台阶,逐步下天梯,以防类似的窘况发生。一步,两步,三步……我们如同神仙下凡一般,沿着撒下的天梯,从南天门缓步而下。升仙坊、十八盘、望人松、五大夫松、云步梯、中天门,斗母宫等,依依随身而过,逐渐远去。

或许是地面仙气太少,又或许是徒步太久之缘故吧!还没过万仙楼,就明显地感觉到,母亲的心跳加速厉害,呼吸急促,几乎是喘不过气来。她三步一停,五步一杵,步履维艰。我见状,故借要及时赶到火车站为缘由,提议背着她前进。母亲看了看我,瞧了又瞧大哥,坚持要自己走。估计母亲心里也明白,大哥与她身体一样,气管不太好,走起路来,也是直喘粗气;而我身体较好些呢,却又是刚刚出院不久,又怕引起我的病复发,让谁来背,她心都割舍不下。所以,咱哥俩一提出要背她,母亲都执拗不让,自己挪着艰难的步伐继续向前移动。

汗湿透了母亲的衣,同时也湿透了我的心。小时候,母亲背着我干农活那身影,如放幻灯片一样,一幕又一幕出现在我的眼前。如今,母亲走路举步维艰,我岂能不顾呢?我忍住泪花,又与母亲争辩起来,试图说服她,同意我的提议。

“娘,天色渐晚,还是让我背着走,尽快赶到火车站吧!不然,错过了时间点,那就没火车回济南啦。”连哄带骗的我,又使出一杀手锏说,“现在您能行动一点,我能背动您走一截,您再走一截,我再背您一截,彼此都轻松一点;若等您一点都不能行动之后,再来全靠背着行走,您60公斤的体重,我岂能吃得消?您说是不是呀?”

母亲一听我这么说,她左思右想,终于不再执拗,答应了我的提议。我卸下前后悬挂着的背包,躬身弯腰,第一次背起母亲,颤抖着脚步,一步一步向前迈进着。虽然汗如水流,浸透了衣服,可我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步伐迈得更加稳健。这为啥?隐藏心里,不想告诉你。

自此,母亲自己走一截,咱哥俩轮流再背一截,如此循环着,三人共同努力,向红门汽车站挺进。

一弯又一弯,一坡梯又一坡梯,我们抵达红门汽车站,已是汗流侠背,汗臭味满身飘飞。回头仰望着巍峨雄壮的泰山,我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喃喃自语:“络绎不绝的人来登泰山,登的是啥呢?”

郑州癫痫大发作应该如何治疗江西哪能治癫痫病北京癫痫医院哪家好为什么儿童患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