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脊梁上的村庄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爸你干嘛剪了光头?有头发多好?”   “你爸都六十六了,想怎么舒坦就去做,那几天日头老毒了,我头发长推一车沙子上机器汗水直淌,衣服像在河里捞出来的,一拧都是热乎乎的水,咯吱窝都是红彤彤的痱子。   下班时,和我一块推沙子的本家你三叔就来家给我剃头。那把剃头剃子多少年了,都锈了,你三叔上手也不熟练,你瞅瞅这儿,我耳朵边都划出血了。剃光后那个敞亮,就跟掉了二斤赘肉似的,你看多凉快!”   爸孤自倒了一杯我拎回来的三沟酒,那个杯子盛满了有三两。杯子是塑料做的,咖啡色,杯上的花纹依稀可见,爸先滋吧了一口,咔咔两声,“青儿,这酒我是不能喝了,一喝胃子就难受烧心,不喝吧还馋,俺们一起干活的歇息的时候都买几瓶啤酒就着鸡爪子或者花生米喝,你爸也不是没有钱,人家给你一瓶喝,有一次还行,第二次就不要脸了。像要饭似的,你爸也去买了,咱家又不是花了这分钱没有那分钱,不能磕碜人。就还喝,喝到肚子里也解乏。”   他随手帮我启开一瓶雪花啤酒,递给我,“喝吧,喝吧。今儿过节,陪你爸喝点。素常日子不喝就不喝,爸也不逼你,你说,你干的那活儿,你家老板也挺会来事,这一箱粽子的个百八十元吧?好好干,别三日打鱼两天晒网。   你爸在唐老板这里干了快十年了。唉!你想起来没有?头两年,俺腿脚被那么沉的井管子砸了一下,就是这右腿,到现在还没好利索,一到阴雨连天就疼,像一窝蚂蚁在骨头缝里爬。你爸没喊一声,唐老板也不对劲儿,没给你爸补偿一毛钱,那段时间有三个月没干活,他就拿一百个养殖鸡蛋来家看俺。你爸干的这活儿连个劳动安全保障都没有。你干那活儿有保险吗?   爸,我和你一样,只是工种不同,谁给咱保险?就自己多注意安全得了。”   妈把我带回来的板鸭撕扒撕扒码在一支大盘子里,“这闺女花钱不惧大,死贵死贵的,你说你挣一分钱多不容易,以后别买了,你爸都吃够了。”   这是老生常谈了,每次从城里回来妈和爸必会西北风扬沙子连吹带打,我习以为常,孝心是一份责任更是爱心。我可不想等二老吃不动了病恹恹的我再尽孝,为时晚亦。   妈的筷子上下翻飞,像一只忙碌的蜜蜂,鲤鱼,板鸭大腿,蚬子肉,粽子,扇贝,我的大海碗堆积如山,她还不舍弃,站起身,支配这几盘菜肴的归宿。“你爸喝酒吃不多少,这些菜我给你倒一半拿家晚上吃,不用生火做饭。”   妈在饭桌上忙着我们父女俩,她吃着稀粥就生菜蘸大酱,一口鱼肉没碰。   早晨的时候在空间浏览文章,知道今天是端午明天是父亲节。   曾经答应爸要写一篇文字在全国散文大赛上露露脸,为他拍照。但是到今日我依旧江郎才尽没有让爸如愿。有编辑友人提醒我,想给尊敬的爸爸拍照未必要去参加什么大赛。现实平凡的日子不更真实的反映父亲这个农民形象吗?   那次我银行卡不慎丢失回老家邮局补办,路经镇子那家米酒店铺给爸秤了十斤米酒,一斤十元的。坐客车走到他干活的厂子,我嘱咐司机停一下,我把酒送给爸带回家。在此之前的很多年,我只清楚爸在这里上班做空心砖,但从没有涉足他的工作现场。零距离的了解爸在苍茫大地上,卑躬屈膝淘漉生机的艰难。   攀上一个高坡,才看到一片平坦的场地,四周是已经成型可以直接出售的水泥杆儿,基本是发展建筑草莓蔬菜以及养鸡场等温室大棚用的,太阳像一枚大火球在半空燃烧,虽然是斜阳向晚,但此时的乡村温度还停留在晌午的炽热中丝毫没有减弱。   机器的轰隆声仿佛西天碾过的雷鸣。只有六个汉子挥动着苍劲有力的臂膀在场地干活,他们有的在机器旁看着沙子被碾碎从漏斗里出来,地上是一堆需要冲水搅拌的水泥和机器碾碎的细沙子。   我的爸爸,他赤裸着古铜色的脊背,正在一铁锨一铁锨的将沙子装进小推车,然后箭步如飞的给等在机器旁的人上料。   他舞动着大铁锨,沙子一下一下喂进机器张开的血盆大嘴里。   他后背流淌的汗珠子合着泥尘像一道道暴雨后被冲坏的岸堤。   爸很投入没有发现他的女儿来了,当有人喊了一声:“老张叔,你闺女找你。”   爸转过身看到伫立在一边的我,“你怎么来了?”   他不好意思的去找衣服,脊背上根根凸现的骨骼,刺疼我的眼。在此之前,他很健壮,背脊笔直站起来就是一堵结实牢固的墙,他可以挑着一百六十斤的泥土脚步稳健的从青山根底走二里地回宅子,他一只土篮子装着稻谷,另一只挑着我七八岁的弟弟。   现在时光的刻刀在他的身体雕琢出苍老的沟壑,那沟壑像一条条溪流彻夜不休的汇聚到生命最后的天涯。   “爸,给。这壶米酒你喝着不上头。还有这盒玉溪烟是我朋友送的,你抽了吧。”   爸把米酒壶掂了掂,“嗯,是很沉,再用鼻子闻了闻,青儿,这酒是真货。这烟也是真牌子。”   爸麻溜地将那盒烟揣进口袋里,略带羞涩地看看我的脸,样子像极了大年三十晚上讨的压岁钱的孩子,他蓝裤子上沾满新鲜的泥巴,而这个在城市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却在最艰苦的第一线,扬着大铁锨扎进苦涩的生存中深挖那一碗希望的烟火。   “爸,你干活注意安全,我走了。”当我一转身将两行清泪洒在这片土地上,爸,我多想让您在静谧的斜阳下,侍弄你的花花草草,你的小院子,你的鸡鸭猫狗,你和妈相互偎依着守着日出日落,而不是依旧在生活的地平线上挥汗如雨。   我一直在追问,沿着这条路我还要多远才能抵达梦的天堂,你说,那里的山谷开满金黄色的格桑。   你坐在木头订做的马扎上喝一瓢从瓦缸里舀来的清咧咧的井水,我听到你喉咙处咕咚咕咚的吞咽声,那声音在很多年的时光中成为我精神的一条雅鲁藏布江。   人的生命在朝前行走的征程上,会期遇荆棘密布的沙漠,我时常在频临绝望的悬崖峭壁时,有一个声音在引领我趟出迷雾笼罩的沟壑,我身体里的长江在召唤我用光明做翅膀飞跃天堑。   其实,在你弯腰耕耘的漫漫岁月底,你矢志不渝的挺起我活着的龙脉和正能量。   村庄深处,大地之上,你咬着牙站立的姿势,冥冥之中扎根为一棵旷日持久气宇轩昂的红高粱。   一把锄板,一柄犁骅,一支月牙镰,一双粗糙的大手掌,这些都是你播种一生的美丽勋章。   今天,女儿为你画像。   我泼墨挥毫,却无法将你脸上的皱纹磨平,也难以用浅薄的文章赶走你一辈子历尽的沧桑。   那么,请你坐好。让我的眼睛水一样在你的凸起的青筋与血管里流淌,我想低下头在靠近你灵魂的地方铺开一道铁轨,容我思想的火车载着你回到青春烂漫的时光,我伏在你宽广的肩膀闻着劳动后留下的汗香,不愿老去。   父亲,我们共同牢记的名字。二十年前,我不懂你,痴迷的爱着脚下的土地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   二十年后,我懂了,知道你刻骨铭心视为瞳仁的土地就是你的生命。土地在,你的呼吸就在,蓬勃就在幸福的芬芳。   当我背上梦想去城市寻找安放的操场,走出家门,我不敢回头,一回头接触到的是你孤独落寞的目光,一回头,父亲啊,父亲。你,就是儿女永远绿在心间上的故乡。   每一次望着你衰老的容颜,我都在想,上苍啊,把我体内的热血与青春还给父亲,我欠下父亲的深爱都从我这里拿去,我渴盼着他黑发重生,我等待着他壁立的脊梁。   可是,这一切只能是一个未果的梦,而我情愿这梦在我回老家的时候无限延长。   在我偷偷给你拍照的时候,父亲,我的父亲。女儿已经泪湿两行,泪湿两行。   游弋在城市的脚步,当我们疲惫了寻梦的肩膀,暮然回眸啊!暮然回眸,父亲是活在我们脊梁上的村庄。   总在沉溺和迷茫时,为儿女照亮返乡的路。留守在村庄的父亲母亲,蓊郁成漂泊游子心田上开不败的达子香。   武汉哪家医院能根治羊羔疯西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找哈尔滨看羊癫疯靠谱的医院河南看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