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岁末(散文)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诗句

这一天是12月31日。星期三。

早上醒来的时候快到7点,差不多要起床上班了。我仰望窗外的熹微,有一丝鱼际白向窗台上飞来,鸟声断续,叽叽咕咕,我想像那一群鸟此刻正在不远处的疏林上拨弄树枝,其实不是为了晨练,是簌的寒风和空的腹惊醒了它们的梦。车从街市碾过,哗哗如沸水作响,早行人早已打破冬的天空的沉静。我在床上打开手机网页,浏览一则微信后想到这一天或许是一门考试该出成绩的时候,搜索查询引擎,见到的还是一行灰字,想到昨天一个群里的调侃,大意说:习大大反腐的力度加大了,各部门的效率却降低了。没出来就没出来,其实也毫无关系,反正也不决定命运。我们这些滥竽充数的参考者,目的很简单,想在政策的缝隙中分得一杯羹,然后,像一只觅得桃杏的猴子,让生活变得更有滋味。

还得起床。简单的洗簌之后,出门、早餐、上班。在有些阴郁的办公室,处理完手头杂事,泡一杯茶,坐在电脑前。浏览每天都去的一个文学网站,看到一个社团正在搞《岁末》的征文活动,心想这个主题很宽泛,是不是也糊弄一篇?

人到中年,岁末通常是有一些伤感。再过几个时辰,又要老了一岁。看到年华流逝,总想跳起来抓住几片云彩。等到打开手掌,除了蜿蜒的手线还是手线。想起小时候在煤油灯下,母亲让我并紧四指,对着灯光,看有多少灯光从指缝中穿了过来,说是判断聚不聚财,我的中指和食指、无名指二、三节之间差不多有两根火柴宽的距离,像性格不入的夫妻,无论怎么绑紧就是粘合不到一起。母亲说我天生就是一个漏财的命。现在想来这也算母亲的箴言,好多事就是这样一语成谶。那些从指缝中射出的光芒,其实我今天想到的是时间的流矢,一束束从眼前划过,俄顷就成生命的过逝,可惜那时的母亲和我,都没有那个意识。

风从四面飘来。现在的时光已是下午。这2014年最后的一个下午,我站在山顶。趁阳光灿烂去登山,是我想留给这一年最后的记念。这城市附近的山,我已经来过无数百遍,和爱人,和孩子,和朋友。每一次登山总有新的感觉。古人登山是为了直抒胸臆,所以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现在的人们已经缺乏那份豪气,登山仅仅是为了放飞一个心情,为了一次有效或无效的有氧运动,让倦怠的肢体有个释放的时候。冬天的山虽然寥落,但经过秋的阵痛,已经不再伤感。那些芜蔓的枯草,在摇曳中透露出一种坚韧,这坚韧生发在它的骨子里,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到。嶙峋的石壁上附着的黝黑色的苔藓,看上去没有什么生气,其实待到春天就会苍翠起来。这些微弱的生命,你可以淡漠,可以不入法眼,但绝不可藐视和侮慢,那种沉吟像暗夜中的星光,终有一天会照亮天空。小鸟在树上穿梭,从唧鸣中唱出的歌声像阳春白雪。如果对视,我想:以清澈的目光而论,卑微的一定还是人类。我倚在一棵松树前,远方的浮烟飘渺着。我喜欢这种飘渺,在宁静的冬天的下午,像一层薄纱,把村落、把枯树、把原野、把鸡鸣犬吠缭绕在一起,为这一年最后的轻寒添上一些色素,让大地不再沉闷。我回望那种飘渺,如回望这一年的心事。

这一年来生活说不上有多喜,也谈不上有多悲。平平淡淡的日子,虽然偶尔有一些波澜,但现在看,那些波澜只是生活的调味品。没有这些波澜,生活只是一滩死水,一滩死水的生活,是没有多少值得记念的。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没有什么遗憾。曾经有段时间,因为女儿考研复试失利,内心很是梗闭,总感觉大好的机会就从手边丢失,像溺水中有根稻草从身边滑去,那种郁闷彻夜难眠,凭空生了很多白发,现在看到这些萧条的树木,在冬的冷噤中还是这么刚毅,内心不再泛起五味醋了。没去就没去,生活只要人格健全,只要日子快乐,只要未来天天向上,一切就应该知足。有多少天性聪明、才华卓异的人埋没在风尘里。成人绝对比成才更值得称道。

这一年工作虽然平淡,没有多少建树,但总算平安,平安是福;这一年,一家老小身体健康,无病无痛,家庭和谐,小孩虽有一些波折,但毕竟已经走出阴影,这其实就是最大的幸福;这一年,该花销的就花销,该节俭的就节俭,吃穿用不愁,还略有结余。小富即安对平凡人来说,是最好的勉励;这一年,意外地得一个全国的征文二等奖,还收获2000大毛,算是对几年来在诗山文海中匍匐的一个总结,也够欣喜;这一年参加全国的一个执业考试,最后时刻成绩姗姗公布,两门都优,高分通过,也是不错的成果;这一年能在省级专业期刊发表两篇有份量的研究文章,能在茶余饭后写三四十篇诗歌、散文、小说,十多万字,也算蛮有成就;这一年虽然又要变成房奴,但心甘情愿地为土地财政、为开发商掏空,也无怨无悔。谁叫我们都是政府的子民呢?

这一年最大的成果其实是认真读了两本书: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十讲》反复看了多遍,也多次听了东南大学王步高教授的讲座视频,收获颇丰,学习以后再不会出现诗词平仄和韵律上的错乱,期待以后的诗作更好,更符合格律要求。还读了两遍《脉经》,也记了笔记,假若某一天能够内心沉静或许可以写一本王叔和和《脉经》研究的专著。在浮躁的时代,能够坐下来读书就已经OK;这一年记住的最给力的话是法国作家、诺奖得主莫迪亚诺说写作犹如冬天的晚上开车,“你没有选择,你不能逆转,你必须前进,你得告诉自己:道路会越来越平坦,乌云也会散去”。写作是一件清苦的事,需要耐得住寂寞,忍受得失眠。其实不仅写作如此,任何一件事都是这样。

这一年当然还有很多负面的情绪,但这些生活中的负面,慢慢已经被时间消磨。人很少为自己活着,小时候为父母,参加工作后为饭碗,结婚生子后为小孩,等到老了,再想真正地生活时,时光总是那样局促。有限的生命充斥无限的烦忧。人们喜欢沉埋于佛法之中,修的就是自在,修的就是有一颗看淡世事的心。世事看淡,还有什么沟坎不能迈过?《心经》强调“观自在”,才能“色相俱虚”,而自在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只好伴随时光去继续修炼。

生活总是乒乒乓乓的。晚上打开电脑,亚航失事的飞机有眉目了。有眉目又如何?一百多条性命就这样湮灭,人们是否还能听见那深海中魂灵的呻吟?我们哀痛那些生命的流逝,一瞬间碎了无数人的梦。这一年的马航、亚航像俄罗斯的政治和经济,也算是多事之秋。所以,安定大于一切。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为新年祈祷吧!祈祷一切灾难不再!祈祷未来更好!祈祷国家繁荣!祈祷所有人平安幸福!

(2014年12月31日夜,写于听雪庐,算是另类的年终总结)

小孩癫痫发作什么症状服用吃拉莫三嗪片期间可以哺乳吗哈尔滨癫痫病能治好吗面色发紫是癫痫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