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桃源】别了,古老的纺织活儿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诗句
无破坏:无 阅读:1268发表时间:2016-11-08 21:32:12    在人类历史进程中,人们的生存条件往往都是靠劳动的双手去创造,那些经常伴随着人们的衣食住行的活儿,又都是根据生活的需求而诞生的。例如,棉花种出来后,就要让它为人们所用,把它制成被子为人们御寒,把它纺成纱织成布为人们做成衣服穿。这其中就有一些匠艺人员来从事加工或深加工,而这些匠艺不是人人都能干,因为它是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的,而这些技术活儿也没有得到国家的认可,更谈不上有书本记载,甚至有很多活儿失传,就是想给它个非物质文化遗产认定也找不到理据。由此,笔者根据所见所闻,加上一些科学数据的指引,把那些已经再见了的纺织活儿进行揣摩,使它活灵灵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让人们不能彻底地把它们忘记。      一、弹花活儿   棉花成熟摘回来后,稍稍嗮干就把棉籽轧出来,要进行加工第一道工序就是弹棉花,我们把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叫做弹匠,这个活儿叫做弹匠活儿。棉花的加工或深加工的成品,都是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在把它纺成纱之前,需要弹匠把其弹松散,使各纤维相互连结,形成一个整体,一股合力。把棉花加工成棉被,这是弹匠的主力活儿。从事弹匠活儿,不是一般人所为,而要有师傅级别的人才能任用,这活儿不仅有技术,还要有一定的实践经验。   从事弹匠工作的工具很简单,一张弓配一把棰,几根竹片磨盘提。弓,总长度1.7米长,是由木框和弓线组成。取一段直径为5厘米一端稍弯的杂木条,在弯的那端的端口钻上一个小孔,在孔内套上一个小铁环;在直的这端的端点处和端点往上20厘米处各凿一个1×2厘米的方孔,取两根30厘米长的小方插入孔内,并在两小方的另一端口装上一根20厘米长的档方,形成一个似电子钟上的数字“6”,在“6”的方框内各铣一条槽,用一块小于20×30厘米的薄木板卡在槽中,填好“6”的空白;在档方的端口钻上一个小孔,也在孔内套上一小铁环。弓线,是一根用牛筋纤维制成的线,取一根约1.5米长的弓线,把其套紧在两小铁环内,就形成一张弓了。再在弓的木条方适当的地方,钻上两个小孔并套上两小铁环,把一根绳索套入两小铁环内,作为弓的背带。   棰,是用檀木制成。取一段直径为12厘米长为30厘米的檀木,在其20厘米处,用锯在其周围锯上7厘米深的锯痕,沿着锯痕用斧子砍去,就形成一把棰;棰头长20厘米直径12厘米,棰柄长10厘米直径5厘米,然后把它们稍微刨光。   竹杆,取几根长度为1米直径为2厘米的小竹。用来滚动棉花。再用一根长1.5米直径为0.6厘米的小竹条,在其顶端钻上一小孔并套上小铁环,用来牵纱。用一根长1.5米宽为一寸的竹篾片,把其顶端钻上一个小孔,并套上一个小铁环,在铁环内装上一个小挂钩,作为吊起弓的支柱。   磨盘,是杂木制成。取一段厚为10厘米直径为70厘米的杂木树墩,将其两面刨光,在其的一面的中心处钉上一个木拉手,在另一面将其打上蜡。   弹匠到主人家做功夫,都是背着这些简单的工具上门服务的,当然制作棉被还需要一些辅助器材,那就是主人们想办法了。那时家中的地板也是泥巴打紧的,甚至还有坑坑洼洼不平整的,所以弹棉被必须用板凳和木板架一个2.2×2.5米的平台,一来不会搞脏棉被,二来师傅操作时杜绝了弓腰减少了劳动强度。   棉被的大小厚薄要根据主人的意愿和棉花的重量而定,一般来说,一床棉被10斤左右。主人裹着一摞花摆在师傅面前,师傅要当着主人的面称好秤,免得少了斤两扯麻纱,因为在加工过程中,棉花会挥发减少重量的。师傅将棉花摊在平台上,用布条将篾片支柱捆在腰背后,把弓的背带挂在支柱的挂钩里,弓几乎是斜躺在师傅前面,左手握着“6”字的长边方框,右手拿着棰子,在左手的指挥下,弓线在被弹棉花上移动,棰子在弓线上有节凑的拨动。棰子拨打弓弦的声音有先慢后快,也有先快后慢的,如“咚、咚、咚、咚、咚咚咚!”或“咚咚咚咚、咚!”这声音很有韵律感,不过太单一、太呆板,根本找不到和声。把被弹棉花弹成一片片、一条条、用竹棍将其滚成一摞摞,有序地摆放,棉花就算弹好了。   把这些一摞摞的棉花按照经纬的尺寸铺在木板上,一层纬一层经,又一层纬一层经,这样有序的铺下去,直至将棉花铺完,。然后又背起弓将其弹匀、弹松散,使其层层融洽,再用竹棍将其压平整,用磨盘把其周边及中间压平压实。   下一步工作就是牵纱,牵纱可两人完成,也可以一人完成。若两人牵纱,师傅把纱线锭插入固定的轴内,把纱的一端穿入牵纱杆的铁环内,然后又将这端拉入左手中,把牵纱杆的另一端递给对方,对方接着纱端并将其压在棉花上,将纱端扯断,这样一根一根、一条一条、一圈一圈地把纱间成网格状;若是一人完成,师傅得把牵纱杆的尖端压住对面被的边沿,待纱粘住棉花后,再扯断纱端,这样的速度没有两人那样快,另一纱端没有扯断呈弧形。若是主人家弹婚庆棉被,师傅还得用红纱在被子上面稀疏地间成网格状,还得用剪断的红纱在棉絮的中心位置摆成一个既大方又漂亮的“囍”字来。待棉絮的这面间好纱后,将其整体翻转过来,又用弹弓把那边的棉花弹松散,使其层层融洽,再把其压平压实,紧接着又进行周而复始地牵纱。   纱牵好了,紧接着要磨棉被了。先用磨盘在棉絮周边将纱线压平压实,又在其他处将纱线和棉花压实,因为仅靠手和磨盘的压力是不够的,这时师傅就要站到磨盘上,用一百多斤的体重带动磨盘运动来压磨棉被了。因为磨盘那面涂了蜡,可以减少磨盘与纱棉间的阻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癫疯力,师傅两脚放在磨盘拉手的两旁,扭动着屁股,双手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前后甩摆来平衡力的匀称,就像在舞台上扭那没有音乐节奏的屁股舞蹈;这样左扭右扭、一圈一圈、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周而复始地舞蹈着,直至把棉絮两面压平压实而终止。   弹匠活儿确实很累,又很脏,从弹、铺、牵线、磨平这些工艺来看,看似简单,做起来却费力费时。你看,弹棉敲弓时力气要大,牵纱又是精致细心的活儿,若工作再勤快、经验再丰富,起早摸黑顶多也就搞定两条被。有一首歌谣唱到:檀木榔头,竹杆梢,金鸡叫,雪花飘。是对弹匠活儿的最鲜明的诠释。   记得有一爱国抗日题材影片《巧奔妙逃》,那里有个插曲叫《弹棉花》,其内容是:弹棉花呀弹棉花,半斤棉弹成八两八哟,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哟,弹好了棉被那个姑娘要出嫁,哎哟嘞哟嘞,哎哟嘞哟嘞……主演笑星黄宏把弹棉花演绎得惟妙惟肖,使弹匠活儿在艺术上有了新的提升。   现在我们生活中盖的被子有腈纶被、九孔被、丝棉被、保暖被等五花八门的被子,当然也有纯棉被;不过,这种纯棉被不是手工弓弹的,而是机弹的。这种机弹棉被虽然比那五花八门的被子盖得舒坦些,但比起弓弹的棉被来又要差上一个档次,机弹棉条就是一次性,条与条之间又没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的好有再弹,层层的纤维并没有融洽,盖的时间越长就容易起壳,也就是说没有弓弹棉被那样严实。可现在时代进步了,弓弹的效率太低自然会淘汰,若能出现弓弹的质量甚至比弓弹的质量更好的机弹棉被,那人们虽然忠于那弓弹棉被,但不会崇拜那张弓了……      二、纺纱活儿   棉花弹好后,要把它加工成纱,首先从摞摞的棉中取适当的棉花,用高粱杆的尾端、那截似筷子粗一尺左右的圆柱杆作棒子,在棉片上滚来滚去,形成一支空心的只有拇指粗的棉筒,我们把它叫花支或棉支。   旧社会,我们那里有句俗语叫做“七花八麻”,意思是女孩到了七岁时就要学习纺花即纺纱,八岁时就要学习嫁麻,嫁的意思是嫁接,就是将麻线一根一根地接起来。所以,受这种传统思想的影响,旧时的女人几乎是90%都知道干纱匠和麻匠活儿。   纺纱的工具叫纺车,它是由木工完成的,具体说来分两种款式,即手摇式和脚踏式。   手摇式纺车由底座、支架、轮子、摇柄、锭杆构成。底座,长70厘米左右,呈“工”字形,把“工”字按逆时针方向旋转90度,“工”字的上横〈短横〉处就在左边,下横〈长横〉处就在右边,“工”字的上横30厘米长,下横有60厘米长。   在上横处适当的地方凿两个方孔,装上两根高15厘米宽3厘米的木方,并在木方的顶端各钻一个0.3厘米的小孔,作为安装锭杆的支架,也叫锭杆支架;在“工”字的下横处适当的地方凿上两个方孔,装上两根高45厘米宽为7厘米厚为2厘米的木方,并在木方从下往上的38厘米处各钻一个直径为4厘米的圆孔,作为安装轮子的支架,我们把它叫做轮支架,也叫大支架。   取一根直径为8厘米长45厘米的杂木棒,把其中的一端削成长为2厘米直径为4厘米的圆柱体作为轮轴的顶端,把另一端削成长为4厘米直径为4厘米的圆柱体,作为轮轴的手柄端;再在这根直径为8厘米的杂木棒的两端各凿上等对的六个方孔,在这12个方孔里各插入长为35厘米的篾条,再把篾条的顶端用麻线相互河南得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缠绕,形成一个以杂木为轴以篾绳为边旋转的飞轮,我们把它叫做主动轮,并且把这个主动轮装入大支架内。   取一根长为18厘米宽为6厘米厚为2厘米的杂木方,在其的一端凿一个直径为4厘米的圆孔,在其另一端凿一个长为2厘米宽为1厘米的方孔〈母孔〉;再取一根直径为4厘米长为10厘米的杂木棒刨光,把其一端锯成一个长为2厘米宽为1厘米厚为2.5厘米的楯子,并把楯子插入母孔内,在露出的楯子中心处钻上一个小孔,将竹筱插入小孔内,这就是纺车的摇柄。把摇柄一端直径为4厘米的圆孔套入主动轮的手柄端口,并钻上一个小孔,插入竹筱将手柄固定。   锭杆,我们那里土话又把其叫车线咀子,它可以由铁匠铺完成和自制两种。取一截小铁棒,把其锻打成25厘米长、似筷子那么粗细、似枣子核形状即中间圆滚两头尖细,再在一端不远处套上两个似算盘珠样的小铁环,两小铁环间隔距离为0.5厘米并且紧固在铁轴上,我们把这样的小铁环叫从动轮。自制的锭杆是取一截长25厘米的8号铁丝,在其中间缠上一些笋壳,形成两头尖细中间圆滚状,再在一端装上间隔1厘米的两颗小算盘珠,并将小算盘珠固定,形成一个从动轮。把锭杆两端分别插入锭杆支架的两个小孔内。   手摇式纺车的构件做好并安装好了,然后我们用一根粗细适当比较结实的麻绳,将纺车的主动轮与从动轮连结起来。现在,只要你一摇动手柄,锭杆就跟着飞轮旋转起来,只不过是锭杆的转速是飞轮转速的几十倍。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实践中看见纺车的实物揣摩出来的,若以后那个想做这样的纺车,可以作为参考的理论依据。   脚踏式纺车在我们这里不常见,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江浙一带发现了它,因为只见过一面,印象就不那么十分深刻,所以就不再那么去揣摩它了,这里只简单地介绍一下罢了。   脚踏式纺车由纺车架、纺车头、纺车轮、纺车踏板组成。纺车架是个木头架,木架上盖上纺车头,纺车头上嵌有两根8号铁丝制成的纱锭杆;纺车头下是一个用篾片、木卡子、十字状的木龙单连结在一起的圆盘轮子;木头龙单中间有一个大圆孔,纺车踏的小端是圆形,插入龙单的圆孔中,纺车踏的大端下面有一个凹形的小圆孔,木架下端有一个杂木棒制的直立小桩,小桩的顶面也是个弧形,纺车踏凹形圆孔就嵌在这直立的小桩上。这个龙单其实就是连杆,直立小桩就是曲柄,脚踏板是连结连杆与曲柄而带动纺车轮旋转的一个省力的装置。再用一根麻绳将轮盘与锭杆连结起来,也就是说将主动轮与从动轮连结起来。   两个款式的纺车介绍完了,现在开始纺纱了。用手摇纺车纺纱,左手捏着棉支,首先把棉支的端口醮些许水,让棉支紧靠锭杆,右手摇动手柄,锭杆跟着飞轮旋转起来,纱线就从棉支里抽出来,一边纺纱一边向后移动,纺好的线达到最长时将手抬高,把线缠在锭杆上;然后左手回到与锭杆相平的高度再纺下一段线,这样周而复始的动作直至把棉支纺完,再用另一棉支与线头接着,再纺下一支。随着纺车连续不断的“嗡嗡嗡嗡嗡一一”的响声,棉花在手里就变成了一个个两头尖中间圆圆的线穗子。也有一些行家里手左手捏两个棉支的,纺出的线先是两股,而后合成一股,不过这合股的线要粗些。   用脚踏纺车纺纱,纺纱人坐在较高的木凳上,双脚放在纺车踏上上下踏着,纺车盘就跟着做圆周运动,纺车头上的锭杆也随之旋转起来;纺纱人左手捏两棉支,右手提纱线,脚不停地踏着,棉支一支一支地纺成了纱线,一圈一圈地缠在纱锭上。   我们这里有首民谣唱到:太阳出来磨呀磨盘大,你我都来纺呀么纺棉花,手里紧握棉花卷,根根线条往外拉。这首民谣唱出了纺纱人艰辛劳作的故事。   记得作家吴伯萧写了一篇散文叫做《记一辆纺车》,那里记载了抗日根据地陕北军民在艰苦卓绝的岁月里边打仗边生产自救的光辉历程,详细地阐述了纺纱的姿势、纺纱的辛酸,鼓舞人们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顽强精神。 共 1557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