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不怕做错事,就怕站错队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爱情诗句

(文/晏建怀)卢多逊实在是个聪明人。他任职史馆的时候,知道宋太祖赵匡胤喜欢读书,常常来史馆查阅书籍,便交待小吏,把皇帝每次都翻阅了哪些书籍随时报告自己,然后取出,通宵达旦地阅读。所以,每当遇到皇帝问及书中之事时,那些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百官之中,往往只有卢多逊对答如流,称其心、如其意,深得赵匡胤的欣赏,随即重任为翰林大学士。

当然,卢多逊的理想远远不止翰林学士那么简单,他的理想是当宰相。因为在历朝历代,翰林提拔为宰相者如多如过江之鲫,可以说,翰林就是宰相的人才库。不过,人有那么多,位子那么少,有升官的,也就有降职的,因此,如果不涉及年龄问题的话,卢多逊的骤然上升,必然涉及朝廷重臣的降职,所谓“踩着同志的肩膀向上爬”是也,这是体制本身的硬伤,也是这种干部任用制度摆脱不了的规律,更是官场游戏中的残酷现实,你本身不愿意都不行。

卢多逊与宰相赵普的恩怨由来已久。为什么?因为赵普是宰相,而卢多逊是翰林,挡了道嘛。赵普没读过几句书,以工心、取巧见长。他曾帮助赵匡胤“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是开国功臣,撼动他的地位,得在工心、取巧方面“魔高一丈”才行。于是,“多逊知制诰,与赵普不协,及在翰林,每召对,多攻普之短”(《宋史卢多逊传》)。赵普有哪些“短”呢?《宋史赵普传》说:“普为政颇专,廷臣多忌之”,说明他专横跋扈,同事们很有意见;同时,他收受吴越王钱俶十瓶“瓜子金”,违反规定私贩木材、私购土地扩建房产,说明他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的事不少。在卢多逊的鼓动下,众口一词,大家都朝赵普吐唾沫星。如果一人说是局部意见,那么十人说那就是群众呼声了,赵普再劳苦功高,毕竟败坏了干部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皇帝岂能坐视不管?不久,“普出镇河阳”。赵普远谪,卢多逊随即出任参知政事,即副宰相,快得的确象那么回事。两年后,赵匡胤离世,接任者宋太宗赵光义又提拔卢多逊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他终于当上了宰相,实现了梦寐以求的人生理想。

不过,从与赵氏皇族关系方面来说,卢多逊毕竟不能与赵普同日而语。赵普是谁?他与赵匡胤、赵光义兄弟,那是认过宗族的亲戚、谋过大事的战友,不但一起扛过枪,而且一起策划过许多鲜为人知的“阴谋”。赵氏兄弟已故的母亲昭宪太后临终前,曾把赵匡胤和赵普叫到跟前交待遗言,由老太太口述,赵普记录并见证,确定了一个皇位继承的顺序:赵匡胤死后赵光义接任,赵光义死后赵廷美接任,再由赵廷美传位给赵匡胤的儿子赵德昭或赵德芳,这就是 “金匮之盟”。但是,赵光义既不想把位子传给侄子,也不想传给弟弟。当时,赵匡胤两个儿子不明不白的死了,弟弟秦王赵廷美成了赵光义巩固权位的唯一障碍,要摆脱“金匮之盟”,必须搬开赵廷美,而打击异己、巩固权位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勾当,只有赵普这种既有点子又有手段的人才是最好的帮手。于是,赵光义重新启用赵普为宰相,与卢多逊平起平坐。

“胡汉三又回来了”,这可把刚过了几天幸福日子的卢多逊吓得个半死,整日坐立不安。赵普虽然阴险,但说话有时还是蛮直爽的,回来后,他就经常劝卢多逊要及早抽身,不要贪权恋位,免得到时候引火烧身,但卢多逊执迷不悟,“未几,复用普为相,多逊益不自安。普屡讽多逊引退,多逊贪固权位,不能决”(《宋史卢多逊传》)。既然这个木鱼脑袋敲不醒,那就你不仁、我不义,别怪老子不客气——赵普开始磨刀霍霍了。在赵光义要收拾赵廷美,大量搜集与赵廷美有关的情报时,有人告发卢多逊通过手下人交结赵廷美,还在赵廷美面前说赵光义的坏话,诅咒他早死,好尽快侍奉新主,赵廷美因此赠送卢多逊许多宝物。太子太师王溥等74名大臣联名上奏他们的罪行,赵廷美和卢多逊的许多部下被列为同党处死,赵廷美先贬洛阳、后贬涪陵,38岁便在涪陵郁郁而终。而卢多逊更是三代削爵、全家流配崖州(今三亚),不久也死于谪所。

这个事件看似是卢多逊与赵普的权力之争,实际却是赵氏兄弟的皇位之争,是典型的政治事件。对于皇帝来说,领导干部犯点错并没什么了不起,大错小处理、小错稍处理,无关痛痒的事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一旦站错队,误入政治歧途,那就小错成大错,无风也要欣起三丈浪,往往酿成“莫须有”的大祸。这就是赵普贪赃枉法没什么事,而卢多逊结交一下秦王就株连九族的真正原因。卢多逊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他误的不是赵普所说的贪权恋位,而是上错了树、跟错了人、站错了队,结果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济南到哪治癫痫最好患有癫痫病到底会不会死人安阳市哪里治癫痫病好
上一篇:像树一样活着
下一篇:尿床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