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无悔相随爱你到没有退路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爱情诗句

我爱你,爱到没有退路。天涯海角,海枯石烂,我将形影相随,选择了你,我,不后悔……

大白天,屋子里却阴暗得可怕,我知道那是暴风雨将来的前骤。每一场暴风雨来临之前,天色都是那么的黑。我走到窗前,想关上它,眼神却落在不远处扑腾的麻雀上面。我的眼眶,情不自禁地湿了,时至今天,我还是逃不脱那些捻碎的记忆。

宋涛,是个浓眉大眼,打扮很清爽的男生,我那个时候以为他会爱我一生一世。可到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所谓的爱情,是经不起时间消磨的。他对我的感觉淡了,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重拾回最初的激情。我看得出,和我在一起,他过得很不快乐。于是,我率先放了手,我不想要爱情成为负累。

在他的面前,我没有落一滴泪,可是在他转身离开以后,我却足足哭了三天三夜。我想,就算这二十年加起来的眼泪,也没有那三天流下的多吧。哭泣,绝食,不言不语,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愿踏出房门一步。当芳芳发现我三天不见人影来敲门的时候,我早已经昏厥多时了。幸好,芳芳没有因为没人来开门而离开,而是叫了开锁匠撬门。所以,这一生,我应该算欠她一条命。

和宋涛分手后的一个月,我瘦得厉害,什么都吃不下。芳芳说我就像是一个女鬼,走路都轻飘飘的。我知道,也许当初我是对宋涛过于依赖,而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失去了他,我感觉自己就象掉了半条命。我有点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但是也没有想过再回头。“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正因为爱他,我才放了他自由。

可我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好,恍惚的,每一天都像是在做梦。于是,我向公司请了三个月的假,希望可以好好调整自己的心态。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消息传来,老家的外公已检查到了肝癌晚期。这个消息令我的脑海突然空白一片,人就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醒来的时候,屋子里还是只有我一个,顾不得自己,我急忙地奔向火车站买票。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在医院里陪外公,祈祷他的病可以奇迹般的康复。只可惜,上帝听不见我的呼唤,五十天后,他还是离开了这个人世。

办好外公的丧事后,我开始无端地暴饮暴食,最多一天甚至可以吃八顿。面色红润,人也渐渐地精神了。芳芳以为我已经想通了,很为我开心。之后,她因为忙于婚事的筹办,就没再分出时间陪我。

就在那请假的两个多月里,我越来越胖,腰围一下子粗了七寸,体重也增长了二十多公斤。我成了邻居众所周知的“小胖妹”。

那一天,踏进保安室大门的时候,我就被保安拦住了,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并且认定工号牌上的照片绝对不是我。我解释了半天,还是没癫痫病医院专家介绍饮食方法用,只能打了电话给和我同室的姐妹琳琳,叫她出来接我。

琳琳见到我的时候,那嘴巴张得老大,她无法把我和三个月前的样子联系起来。慕冰,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都胖得不成样子了。

我没有吭声,只是跟着她走进了电梯,然后进了公司的大门。我知道很多异样的眼光在看我,还有几个公司的小妹也在一旁偷笑我。这个胖得不成型的身体,连我自己都觉得讨厌,也许大家都会觉得厌恶吧?

总经理把我叫进办公室的时候,我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果然,他对我噼里啪啦一顿臭骂。慕冰,公司本来有意把你培养成公关经理,如果要不是你请假了三个月,你早就坐上这个位置了。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叫什么样子?还怎么和人家谈生意?你给我马上减肥,我限你三个月之内给我减回体重。

我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本来想追我,估计现在看到我这个样子肯定倒了胃口了吧?人就是那么现实,本来追在你身后的男人,一看见你胖得像猪,不吓跑才是怪事。我估计是想得太走神了,最后都没听见他说了点什么。只看见他的嘴唇在不断地蠕动着,蠕动着……

芳芳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说是要带我出去玩玩,带我见见世面,过最后的单身疯狂之夜。我拗不过她的热情,只好准时赴约。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夜总会,里面的装修极其豪华,还有整排的俊男美女都在和我鞠躬问好。我一边好奇地四处张望,一边却又不敢太多看,这种地方如此奢华,不该是我这样的工薪族消费得起的吧?

进入包厢之后,芳芳就将酒水单放在我面前,说今天的一切由我做主。看了一下酒水单的价格,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一瓶洋酒的价格基本都在千元以上,另加水果小吃等,估计一晚至少要两千以上吧。看我一直在发呆,没有点单,芳芳拿过酒水单随意地点了几种。

慕冰,一会让你见识一下帅哥。我看你自从和宋涛分手后,就已经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了吧?芳芳挤眉弄眼地,在我耳边悄悄地说。

洋酒送来刚打开,包厢就有人敲门,有个男人走进来,向我和芳芳敬酒。火辣辣的洋酒到了肚子里,令我的头一阵昏眩。那男人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就走了出去。

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包厢里面进来了八个男人,相貌俊朗,每个身高都在一米八零以上。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就坐到了芳芳的身边,看来她肯定是这里的熟客。

慕冰,喜欢哪一个就点哪一个。快点挑吧。芳芳拿起一杯酒,和我干杯,一饮而尽。

不要了吧。这样的场面,实在不适合我,我有点怯场。看着那些时尚又帅气的男生,我的脸一片绯红。

你要是不选,我可就帮你选了哦。芳芳在我耳边低语。

不,不,我还是自己选,那就第五个吧。男孩子长得特别秀气,人很高,一副模特的衣架。当他坐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心里忍不住地感概,长那么帅气,居然入了这一行,真是可惜。

仔细一看,那眉,那眼,似曾相识。他的长相居然有点象宋涛。那一刻,我迷糊了。酒一杯杯地倒在喉用什么药治疗癫痫见效快咙里,迷乱中,我一边哭,一边笑,我的吻也糊里糊涂地盖到了他的脸上。

宋涛,你来了,我好想你。我紧紧地抱住了他。我叫天赐。他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想躲,但最终还是将我搂入了怀里。在放开手的那一瞬间,他的唇无意间擦过了我的唇,顿时,他和我癫痫发作应该如何处理都怔住了……

这天晚上,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手机里面有很多的未接电话和短信,大部分是芳芳和天赐打来,发来的。给芳芳回了一个电话,一看时钟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幸好,我推掉了做伴娘,只需要六点去喝喜酒就好。将换洗的衣服拿好之后,我顺便给天赐回了一个信息。

想不到,这一个短信就是我们情缘的开始。在芳芳的喜酒上,我和他至少来回发了五十条短信。我很奇怪着,他为什么要入这一行。他解释说,家里穷,打工钱又赚太少。其实就算我不问,也知道他肯定会那么回答的。

今天的芳芳很美,我想天女下凡也不过如此吧。如果我没有和宋涛分手,不久的将来,我也会穿上那一身婚纱吧?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脸,那张脸,不知道是宋涛,还是天赐呢?

席间,我意外收到了宋涛的短信,他告诉我,他要结婚了。这个消息,还是令我的心剧痛了一下。我冲进了洗手间,不停地洗脸,就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眼眶里的泪。才这么点时间,他就要结婚了,那么,我这个跟了他六年的女朋友,在他心里又是处于什么地位呢?

又是酩酊大醉的一天,自此以后,我恋上了酒。如果没有酒精的陪伴,我就无法入睡。接下来的不少时间,我一直都在酗酒,天赐则每天都会有短信给我,短信里面都是关怀的字眼。我发现,其实除去职业之外,他真的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子。温柔,会关心人,能弹一手钢琴,还能烧得一手好菜。

芳芳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提醒我小心点,说那样的男人你可以逢场作戏,但是千万不要太认真,否则就是陷入了沼泽地,再也上不来了。

对不起,芳芳,也许,我已经陷入了。我在心里对她说。

禁不住思念,我跑去了夜总会找天赐。他看见我的时候,一脸惊喜,然后就象是一个老朋友一样地拥抱住我。想我吗?他在我耳边说,声音温柔极了。我歪着头看着他,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关于宋涛的影子。但却发现,天赐正在逐渐代替宋涛的位置。

我开始频繁的出入夜总会,挥金如土。最高的一次消费,甚至达到了两万多。眼看着卡上的金额越来越少,我的心也在不断地纠结。我明白,爱上了这样的男人,也就意味着将会万劫不复。

我不敢告诉芳芳真相,只是告诉她,我和天赐之间没有再见面,也就是发发短信而已。可我明白,我的收入和开销早已不成正比,按照这样的金额消费下去,我将会背负不少的信用卡债务。

连天赐都开始提醒我,你不要再来看我了,我们见面不一定非要在这里。我摇摇头。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我是你的客人,而你只是一个陪酒的男治疗癫痫的药是马西平吗妓,除去在这里见面,我们还能在哪里?

我的话令他的脸色大变。在你心里,我就只是一个陪酒的男妓?原来你是那么想的。把你的钱拿回去,这小费我不要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天赐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将我给他的小费扔在了沙发上。

对不起,对不起,天赐。我真的不知道该把你放在什么位置?我眼看着他出门,身体瘫软倒在了沙发上。

之后的日子,天赐没有再发短信给我,他就象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去他工作的地方找过他,那边的人说他请假了。连续一周,他都没有再出现。

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彩铃响了几声之后,他终于接了。声音很低沉,听起来很郁闷。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无助地抽泣起来。这些天,我真的想他,疯狂的想他。还没等我开口,天赐已经吐出了三个字,我想你。那一刻,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我很想见到他,立刻见到他,多一秒钟都不想再等。如果上天给我一双翅膀,我会马上飞到他的身边。

见面的那一刻,他抱得我几乎窒息,就象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四目相对,他的吻就这样轻轻地落在我的脸上,唇上,脖颈上。他在我脖颈动脉处不断地啮咬,反复地啮咬,痒痒地,麻麻地,引起我一阵轻颤。

宝贝,我想要你。他灵活的舌头挑开了我的唇,不断地吮吸。我看见他那狂热的眼神,一副想把我吞下肚子里的样子。身体开始一点点的酥软,我的手也不由自主勾上了他的脖子。不可否认,他的吻技很纯熟,能勾起人最深层的欲望。他的手也不闲着,灵巧着解开了我的衬衣纽扣,手指慢慢地探了进去……

不要。我的理智在提醒自己不该被情欲控制。而我的手,却不知不觉地伸进了他的胸膛。我听见了他低低的呻吟声,而那一声却突然唤醒了我。我腾地坐了起来,将他的手用力地推开。

怎么了,宝贝?弄痛你了吗?他对我的举动,大惑不解。

天赐,你不可能会喜欢我的。我玩不起感情。今天的这一切,就当作是一个梦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说完这段话,我整个人都在颤栗,这种心情,比和宋涛分手的时候更痛。我想我,真的,泥足深陷了。

离开的时候,我没有转头看他一眼。我怕,如果看了,我就再也走不了。只要一看到他的眼神,我的心就会软化,我会不顾一切的飞蛾扑火。那下场,可想而知。